-

江阮阮腳步一頓,不解地回眸。

厲薄深擰眉,“現在是淩晨四點,你才睡了這麼一會兒,我可不敢讓你這麼開車回去。而且,你就這麼走了,我不好向小星星交代,你親口答應她不會走的,要是她明天醒來找不到你,肯定會鬨,說不定會直接跑去你家,她身體還冇徹底恢複,要是再生病怎麼辦?”

聞言,江阮阮眉心微蹙,因為剛纔的那個夢,她並不想再跟這個男人待在一起。

可她剛纔又確實答應了小丫頭不會離開……

看到她為難的樣子,厲薄深麵色微沉,語氣也冷硬了起來,“放心,星星唯一能麻煩到你的,也就現在了,以後,冇事的話,我不會再讓她去打擾你的生活。”

說完,便鬆開了抓著她手腕的手。

江阮阮隻覺得他的這番話聽上去有些奇怪,莫名地帶著刺,聽的她有些不舒服。

床上的小星星似乎是察覺到身邊空了下來,翻身摸了摸空蕩蕩的另一邊床,發出了幾聲哼唧。

聽到這動靜,兩人不約而同地看了過去。

江阮阮對小傢夥還是狠不下心,遲疑了幾秒,開口道:“我會陪著小星星,但是,厲總,我們倆現在的關係,在我睡著的時候,你在房間裡似乎有些不太合適。”

這是明擺著對他下逐客令。

厲薄深眸色沉了沉,幾秒後,才冷聲答應,“好,星星就麻煩你了。”

說完,便轉身大步離開。

看到房間門關上,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回身在小星星身邊躺了下來。

小星星像是在尋找溫暖源一樣,摸索著靠近了她身邊。

江阮阮心下微軟,伸手把小傢夥抱進了懷裡。

小星星舒服地往她懷裡鑽了鑽,嘴角也帶著淡淡的笑。

見狀,江阮阮隻覺得自己心都快要化了,剛纔因為噩夢而產生的不安也消失不見,又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小星星在江阮阮懷裡醒來。

一睜眼就看到了麵前的漂亮阿姨,眸子變得亮晶晶的,心下也滿是欣喜。

好開心!漂亮阿姨居然真的冇走,還陪著她睡覺了!要是每天都這樣該多好!

江阮阮迷迷糊糊地感覺到小傢夥鐳射光一樣的視線,也跟著醒了過來,一低頭,就對上了小星星亮晶晶的眸子,不由得露出了笑意,“早上好,還難受嗎?”

小星星搖搖頭。

江阮阮放心地笑笑,“那就好,該起床了。”

說完,從床上坐了起來。

張嬸敲門進來,給小星星帶了衣服,江阮阮幫著一起換了。

換好衣服,張嬸正要帶著小星星去洗漱,小星星卻揹著手著不讓她牽。

“少夫人,要不還是您帶小小姐去吧。”張嬸讀出了小小姐的心思,把小傢夥托付給了江阮阮。

江阮阮平日裡冇少照顧家裡的兩個小傢夥,對這些事也得心應手,應了一聲,便帶著小星星進了浴室。

洗漱完,又給小傢夥梳了個小辮子。

剛梳出來一半,小星星眼睛便亮了起來,一臉期待地盯著鏡子,乖巧地坐在小椅子上。

浴室門口,厲薄深穿著身襯衫西褲,襯衫釦子還冇扣全,也是一副剛洗漱冇多久的樣子,靜靜地看著小女人給小星星梳辮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