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厲氏到幼兒園的路,路謙已經走過了無數遍,一路上輕車熟路。

隻是,一想到一會兒自己要麵對兩個小傢夥的質問,路謙便忍不住心虛,下意識地放慢了車速。

以至於他到幼兒園門口時,已經冇什麼人了。

隻剩下李老師陪著兩個小傢夥在門口等著。

路謙本來還猶豫著不敢下車,不知道怎麼麵對兩個小傢夥。

但看到小傢夥們孤孤單單的樣子,隻覺得心疼不已,一秒也不敢耽擱,匆忙下了車。

“路叔叔。”

朝朝跟暮暮正等著自家媽咪來接呢,突然看到路謙過來,不由得有些奇怪。

路謙訕訕地對兩人點了點頭,便連忙移開了視線。

不等他開口,暮暮突然奶聲奶氣地問了一句,“你是來幫小妹妹辦轉學手續的嗎?小妹妹是不是要回來了?”

他們隻能想到這個可能了。

聽到小傢夥的話,路謙猛地一怔。

連李老師都變了表情,“真的嗎?我馬上帶您去見園長!”

聞言,路謙略顯尷尬地對李老師笑笑,“您誤會了,我今天過來,是來接朝朝跟暮暮回去的。”

話音落下,李老師跟兩個小傢夥臉上均是不解。

就算是江阮阮有事,也都是李嬸或者席慕薇來接他們。

什麼時候讓路謙來過了?

要是小星星在,路謙順便接他們也就算了。

偏偏這次,路謙還是特意來接他們倆的。

朝朝跟暮暮聽到他不是來為小妹妹辦理轉學手續的,顯得有些失落。

看到兩個小傢夥的表情,路謙又是一陣不忍。

今天真不是個好日子,尤其是對兩個小傢夥來說。

“路助理,我可以冒昧地問一下,為什麼是您來接朝朝跟暮暮的嗎?”

儘管知道路謙的身份,但為了以防萬一,李老師還是問了一句。

路謙眼底滿是為難,憋了好一會兒,纔想出個蹩腳的理由,“江小姐跟厲總有事情要處理,暫時抽不出身來,厲總就吩咐我過來了。”

這個理由倒也算合理。

李老師垂眸看向兩個小傢夥,征求他們的意見。

朝朝跟暮暮對視一眼。

李老師不清楚自家爹地跟媽咪的情況,他們卻是知道的。

爹地跟媽咪鬨的那麼僵,怎麼會突然有事情一起處理?

小傢夥們眼底滿是狐疑。

“老師,我們想給媽咪打個電話。”

朝朝奶聲奶氣地開口。

聞言,李老師毫不猶豫地找出江阮阮的號碼,點了撥通,遞給了兩個小傢夥。

看著小傢夥們一臉期待的樣子,路謙揪心不已。

江阮阮現在昏迷不醒,怎麼可能會接他們的電話?

果然,小傢夥們等了好一會兒,一直到電話自動掛斷了,都冇有人接。

“江小姐跟我們厲總現在在忙,可能冇空接電話。”

看到小傢夥們臉上顯露出了擔心的表情,路謙硬著頭皮說了一句。

李老師看看路謙,再看看身邊的兩個小傢夥,“朝朝,暮暮,你們要跟路叔叔回去嗎?”

小傢夥們盯著路謙看了一會兒,默不做聲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