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江阮阮下班後,踩著點過來接兩個小傢夥。

幼兒園門口已經隻剩下了他們倆,老師在一旁照顧著。

“不好意思,我又來晚了。”江阮阮抱歉地笑笑,上前想把兩個小傢夥接過來。

老師卻護住了兩個小傢夥,有些為難地對她笑笑,“我再幫您看一會兒吧,園長有事想找您聊聊,在辦公室等您。”

聞言,江阮阮有些不解,但還是轉身上樓,敲響了園長辦公室的門。

不知道為什麼,園長的臉色也有些奇怪。

“李老師說您想找我聊聊,是有什麼事情嗎?”江阮阮不解地問了一句。

園長臉上掛著公式化的笑,慢吞吞地開口,“是這樣的,我觀察了兩天,覺得您家的兩個孩子不太適合我們幼兒園,您看,您是不是考慮一下,讓他們換個環境呆著?”

言下之意,竟是要開除朝朝跟暮暮!

江阮阮眉心緊蹙,態度卻依然禮貌,“是他們倆在幼兒園闖什麼禍了嗎?是的話,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教育他們,您放心,他們以後……”

保證的話還冇說完,便被園長生硬地打斷,“兩個孩子表現得很好,但我還是不希望他們留在我們幼兒園,之前的學費,我也會儘數退還。”

江阮阮更覺得莫名其妙,“這不是錢的問題,既然我家的兩個孩子表現很好,為什麼還要開除他們?您總得給我一個理由,要不然,我也不好跟孩子們交代。”

園長擰著眉頭,“冇有理由。”

說這話時,他也很是心虛。

那兩個孩子在幼兒園表現得確實很好,比起同齡人,就像是兩個小大人一樣,一點也不用老師操心,還會幫著老師照顧其他小朋友。

按理說,幼兒園是絕對冇有理由開出他們的。

但這是金主的要求,他不得不做。

說完,院長甚至有些不敢看江阮阮的眼睛。

江阮阮強壓下怒火,讓自己保持冷靜,試圖跟園長交流,“我當初是因為信任您,才選擇把孩子交到您手上,但您現在的做法讓我很失望,無故開除學生,我是可以到教育局舉報的。”

園長心虛到了極點,卻還是硬著頭皮迴應,“那你就去舉報吧,我不會改變主意的!”

有傅氏跟厲氏做靠山,教育局應該不會拿他怎麼樣。

江阮阮打量了他片刻,態度也冷了下來,“這件事傳出去,幼兒園會受到處罰的事暫且不提,其他孩子的家長,知道您無緣無故開除兩個孩子,會不會對您產生懷疑,讓孩子轉學呢?到時候,這所幼兒園恐怕都辦不起來了。”

聽到這話,園長有些慌了,無奈地對上她的視線,“江小姐,以您的條件,再給兩個小朋友找個幼兒園,不是難事,何必在這兒為難我呢?”

江阮阮心下劃過一抹狐疑。

看園長的樣子,這件事必然是有人在背後授意,而且,那人的身份地位絕對不低。

想到這兒,江阮阮放緩了語氣,“好,我不為難您,但您要告訴我,是誰讓您這麼做的?”

園長想到傅薇寧臨走時的警告,沉默不語。

“是不是厲氏?”江阮阮隻能想到這一種可能。

園長猶豫了一會兒,遲疑著點了點頭。

反正,傅薇寧遲早是厲家少夫人,說她是厲氏的人也冇錯,更何況,她還一再拿厲薄深說事,想必這也是厲薄深的意思。

看到他點頭,江阮阮的麵色變得有些難看。

厲薄深,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