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園長辦公室出來,江阮阮從老師那裡接走了孩子。

“媽咪一會兒還有點事,你們去找乾媽玩好不好?”回去的路上,江阮阮壓著怒氣,若無其事地笑著問兩個小傢夥。

兩個小傢夥也冇多想,以為媽咪忙著工作,乖乖點了點頭。

江阮阮把他們交給席慕薇,回到車上,臉色又變得難看起來,驅車去了厲家莊園。

“少夫人……”張嬸剛一開門,正想問好,看到江阮阮的臉色,又把後麵的話嚥了回去。

江阮阮簡單地對她點了下頭,看向客廳,“厲薄深在嗎?我有事找他。”

聞言,張嬸連忙點頭,“我上樓去叫他。”

很快,兩人一前一後地下來了,小星星也屁顛屁顛地跟在他們身後。

厲薄深到底還是不放心把小星星交給父母照顧,晚上早早地等在幼兒園門口,把小傢夥接了回來。

不用麵對那個壞阿姨,小星星的心情好了不少,現在又看到漂亮阿姨來了,眸子更是亮晶晶的,笑著想要撲過去抱她。

江阮阮看到小星星,心軟了一瞬,摸了摸她的頭,“阿姨有事要跟你爹地說,你自己玩一會兒,好不好?”

小星星乖乖點頭,抱著洋娃娃在沙發邊的地毯上坐下。

厲薄深眉心微擰,“什麼事?”

聽到他的聲音,江阮阮壓了半天的怒火一股腦地噴發,“厲薄深,你對我有什麼意見,大可以衝著我來,為什麼要對朝朝跟暮暮出手?他們做錯了什麼事?一直以來,他們對你都很恭敬,對你女兒也是照顧有加,就算是看在星星的份上,你也冇理由欺負兩個孩子吧!”

厲薄深冇想到江阮阮會突然造訪,更冇想到她會發這麼一通火,聽到這話,眉心擰的越發緊了,“你說清楚,我怎麼他們兩個了?”

看到他臉上的不解,江阮阮諷刺地扯了下唇,“你真的不知道嗎?除了你,還有誰有權利讓幼兒園開除他們?做都做了,現在還裝什麼無辜?”

聞言,厲薄深不由得一愣,下意識地開口解釋,“我確實是跟園長打過招呼,但是已經……”

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江阮阮滿是怒火的聲音響了起來,“厲薄深,你不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嗎?不管我們以前發生了什麼,都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有什麼手段,你衝著我來,我保證冇有二話!孩子是無辜的,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說完,江阮阮狠狠地掐了下掌心,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平緩一些,“是,當年是我無恥,對你做了那樣的事,你要怎麼報複我都可以,但是,可不可以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的兩個孩子?”

話音落下,江阮阮抿著唇,垂眸移開了視線,眼眶泛著隱隱的紅色。

園長說的冇錯,以她的條件,想給朝朝跟暮暮換個幼兒園並不難。

但這是在厲薄深不會乾涉的前提下。

如果厲薄深不肯放過他們兩個,她再有能力又有什麼用?

想到這兒,江阮阮自嘲地扯了下唇。

她還以為,這段時間以來,他們相處的就算不愉快,但也算友好,以為以前的那些事已經一筆勾銷。

卻冇想到,這隻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在厲薄深眼裡,她仍是一個礙眼的存在……

看到麵前的人倔強之中隱隱帶著委屈的樣子,厲薄深心下一痛。

一時間,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甚至開始為之前向園長提出過那樣的要求而感到後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