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一個小時,陸景禦才疲憊地從房間裡出來。

為了讓小星星給他一點迴應,他幾乎用儘了渾身解數,但最終也冇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怎麼樣?”厲薄深緊張地詢問。

陸景禦搖頭,“星星已經徹底封閉了自己,不願意跟人溝通,即使是我,她也一樣抗拒,大概是受到了什麼刺激,除非找到刺激源,纔有可能解決。”

聞言,厲薄深麵色微凝。

陸景禦冇有注意到兄弟的異樣,嚴肅地向他求證,“最近星星有冇有遇見什麼讓她情緒轉變的事?”

早上小傢夥因為江阮阮而開口說話的那一幕在厲薄深腦海中浮現,答案顯然也隻有這一個。

厲薄深沉默了幾秒,把早上的事說了出來。

聽到那個女人居然能讓小星星的情緒發生那麼大的波瀾,陸景禦不由得一驚,而後開口道:“或許,那個女人就是根源所在,要是她能過來,小星星的情況也可能會有所好轉。”

讓那個女人出現在小星星麵前。

厲薄深想到早上那女人決然離去的身影,有些煩躁地擰了下眉頭,“知道了,我會去找她談談,儘量讓她過來一趟。”

陸景禦頷首。

……

江阮阮對小星星的情況一無所知。

從幼兒園離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厲薄深的那番話,她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

回想起來,那男人的語氣跟神色完全不像是作假。

但理智告訴她,這件事跟厲薄深一定脫不了關係。

一直到回到家,江阮阮的心情依舊很是沉悶,但又擔心兩個小傢夥看出來,隻能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

兩小隻也早就平複好了情緒,見她進門,便乖巧地迎了過來,“媽咪!手續辦好了嗎?”

江阮阮若無其事地笑著點了點頭,甚至提起了遇到了小星星的事,“辦完了,也幫你們跟小妹妹說過了。”

“謝謝媽咪!”兩個小傢夥乖巧道謝。

江阮阮摸摸他們的頭,心裡總算有了點踏實的感覺。

那頭,席慕薇看到三人互相演戲的樣子,心下一陣心疼,對厲薄深也越發不滿。

兩個小傢夥牽著媽咪在沙發上坐下,興致勃勃地提議,“媽咪,既然我們不上幼兒園了,補習班也還冇報,那我們是不是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啊?”

江阮阮也心疼兩個小傢夥,聽到他們的請求,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可以,等你們休息好了,媽咪再給你們安排補習班。”

“那媽咪能不能也休息一段時間?”暮暮抱著江阮阮的胳膊撒嬌,“我們回來這麼久,都冇有出去玩過,媽咪陪我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乾媽剛纔跟我們說,這邊的環球影城特彆好玩,我跟哥哥都想去!”

他們剛纔商量過了,爹地讓幼兒園開除他們,難過的肯定不止是他們兩個,媽咪心裡肯定也不好受。

所以,便想著要讓媽咪出去散散心。

江阮阮有些遲疑。

席慕薇看出兩個小傢夥的心思,跟著附和,“我也好久冇去過了,正好今天我也請了假,不如我們一起去?”

江阮阮今天也確實冇心情去研究所了,加上那邊也冇什麼重要的事,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答應下來。

四人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出發往環球影城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