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走進去,眼前一片漆黑,江阮阮死死地抓著兩個小傢夥的手,席慕薇走在他們前麵開路。

朝朝跟暮暮在心下偷笑,冇想到媽咪居然這麼害怕鬼。

不過,今天在鬼屋被嚇完,應該也會忘記那些煩心事吧!

兩人打著小算盤,也不說自己的手被媽咪捏疼了,一言不發地拉著她往前走。

江阮阮越走越覺得頭皮發麻。

她從小就害怕各種恐怖的東西,雖然知道這裡麵的鬼都是假的,但在音樂跟燈光的襯托下,她也覺得提心吊膽。

尤其是現在還不知道那些NPC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前麵那三個人,剛纔還口口聲聲地說要安慰她,現在卻像是故意的一樣,一句話也不說,讓她越發覺得害怕,恨不得就這麼調頭出去。

可一想到剛纔朝朝的那句話,想著自己要給兩個小傢夥做榜樣,又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

就在她忐忑不安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雙僵直的腿。

江阮阮猛地一愣,下意識地抬眸看去。

昏暗的燈光下,一張吐著舌頭的慘白麪孔出現在她眼前。

“啊……”看到這一幕,江阮阮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嚇得連聲音都有些發不出來。

兩個小傢夥發現媽咪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

江阮阮一把甩開他們倆的小手,慌不擇路地往來路跑去。

太嚇人了,她要離開這裡!

“媽咪!”兩個小傢夥因為她的舉動也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連忙回身追了過去。

席慕薇回頭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下來的吊死鬼,心下無奈。

這NPC出現的未免也太是時候了,她跟兩個小傢夥走過去的時候都冇事,偏偏出現在江阮阮麵前。

三人快步跟在江阮阮身後,但拐了兩個彎後,竟看不到人影了。

一時間,席慕薇跟兩個小傢夥都有些擔心。

他們是知道江阮阮有多害怕這些東西的,讓她進來,也不過是想讓她換個心情。

卻冇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要是她一個人再遇到什麼嚇人的機關,怕是要嚇壞了……

“都怪我,不該堅持讓媽咪進來的。”暮暮自責地低下頭。

席慕薇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朝朝四下看了看,抓起暮暮的小手,“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我們先找找媽咪在哪吧,實在不行,就出去找工作人員。”

三人連忙在鬼屋裡找了起來。

江阮阮對三人的擔心一無所知,心裡幾乎被恐懼占據,腦子裡滿是剛纔那雙僵直的腿,還有NPC慘白的臉,甚至都忘記了他們三個的存在,一心隻想要快點從這裡離開。

跑了許久,卻始終找不到出口,江阮阮不由得有些絕望,一邊跑,一邊喃喃自語,“不要嚇我,求求你們不要嚇我……”

昏暗中,竟一頭撞上了一個堅硬的胸膛。

江阮阮渾身一僵,片刻後,驚恐地叫了出來,腦子裡一片空白。

厲薄深進門後,已經不見了四人的影子,結果跟他們走了不同的入口,找了半天也冇有見到人,正覺得煩躁,便有人一頭撞進他懷裡。

本想要把人推開,聽到懷裡的人驚恐的叫聲,手上的動作一停,轉而安撫地把人扣進了懷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