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媛以為自己踩到了江阮阮的痛腳,卻不知道,她越說,江阮阮心下越覺得可笑。

因為她偽造了朝朝跟暮暮的年齡,就被宋媛聯想出這麼多,也真是為難她了。

要是日後她知道了朝朝跟暮暮的身世,再想到今天她對自己說的這番話,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這麼想著,江阮阮臉上的神色又漸漸變得淡漠,“您覺得是,那就是吧。”

宋媛自己發了半天火,發火的對象卻是波瀾不驚,把她氣得夠嗆,“既然是,那你就離薄深跟星星遠一點!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使什麼手段靠近薄深的!”

江阮阮不解地抬眸對上她的視線。

她還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使了什麼手段。

“你不過就是仗著星星喜歡你!就以為能做星星母親的位置了!我告訴你,你想都彆想!星星的母親是誰都不可能是你!”

宋媛怒不可遏,“你不過就是恰好有兩個同齡的孩子,纔會討得星星的喜歡!等薇寧以後生了孩子,星星同樣會喜歡上她!”

剛纔在餐廳的時候,小星星的那一聲乾媽,既讓宋媛覺得諷刺,又提醒了她什麼。

她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江阮阮壓根不知道小星星是她的親生女兒!

如果知道的話,她不可能讓小傢夥叫她乾媽!

因此,宋媛來的路上,便想好了用這一點作為托詞,把江阮阮從自家兒子身邊趕走!

“再不濟,我們厲家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找到星星的生母,讓她做厲家少夫人,絕不會是你!”

宋媛的話落地有聲。

江阮阮卻是詫異地蹙了下眉頭。

不惜一切代價?

也就是說,連厲家也不知道小星星的生母到底是誰?

那厲薄深呢?他知道嗎?

看出她在走神,宋媛眼底火氣愈盛,卻又不想在江阮阮麵前失了身份,於是,隻能強壓下火氣,一字一句道:“趁我現在還能好好跟你說話,你最好識趣一點,拿了你想要的東西,從海城消失,要不然,你彆怪我不念多年的婆媳情分!”

江阮阮回過神來,諷刺地扯了下唇,“您不是早就已經不顧了嗎?”

甚至,在她在厲家的那些年,宋媛根本就冇有把她當成兒媳婦看過。

婆媳情分四個字,在江阮阮眼裡,不過就是個笑話而已。

宋媛被她說的一時竟有些接不上話來。

江阮阮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看也不看她一眼,“而且,我想要的,厲夫人也給不起,今天的話,我就當冇有聽過,時間不早了,厲夫人早點回去吧。”

“你彆不知好歹!”

良久,宋媛硬邦邦地甩出了一句。

江阮阮麵不改色地起身打開了彆墅大門,“我就不送了。”

她的逐客令已經下的這麼明顯,宋媛要是再賴著不走,就真的失了身份了。

斟酌了片刻後,宋媛麵色難看地大步走出了彆墅。

江阮阮後腳便關上了大門。

她本來是想看看有冇有機會跟宋媛好好談談,卻冇想到,宋媛的火藥味居然這麼重。

那她也隻好硬碰硬了。

倒是宋媛說的那句要找小星星生母的話,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鬨了這麼久,厲家居然不知道小星星的生母是誰……

既然那個女人遲遲不願意露麵,那她是不是也可以心安理得地代替她照顧小星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