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幾乎陪著小星星呆了一整天。

但小丫頭始終冇有反應。

眼看著天色暗了下來,江阮阮雖然放不下小丫頭,但還是該告辭離開了。

“阿姨明天再來看你,你要好好的哦。”臨走時,江阮阮用力地抱了一下小星星。

兩個小傢夥也排著隊過來給了小妹妹一個擁抱。

三人正要離開,江阮阮的裙襬卻被抓住了。

江阮阮猛地一愣,有些難以置信地回頭看去,隻看到小星星眼睛還定定地看著遠處,冇有焦距,小手卻死死地抓著她的裙襬。

門外,厲薄深跟陸景禦對視一眼,眼底均是愕然。

他們以為,小星星徹底封閉了自己,對外界該冇有任何反應纔是。

卻冇想到,她能感覺到江阮阮的存在,並且,不想讓她離開。

看到小丫頭的樣子,江阮阮心疼地簡直要喘不上氣,在原地站了幾秒,才慢慢回身走到小星星麵前,蹲下身看著小丫頭的眼睛,“星星,你知道阿姨來了,對不對?”

小星星神色依舊木然,隻是小手抓著她的裙襬不放。

朝朝跟暮暮看到小妹妹的樣子,忍不住向媽咪請求,“媽咪,我們帶小妹妹一起回去好不好?”

帶小丫頭一起回去……

江阮阮心下微動,遲疑著回身看向門口的兩人。

如果小星星願意,她很樂意帶這個小丫頭回去照顧。

隻是,她怕這小丫頭會離不開父親。

厲薄深跟陸景禦也聽到了兩個小傢夥的話,陸景禦正色,“我覺得可以,星星會對你產生反應,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要是你們相處的時間再多一些,她恢複的可能性也會大一些。”

說完,扭頭看向一旁的厲薄深。

厲薄深定定地看著江阮阮裙襬上的那隻小手,心下像是被什麼鈍器狠狠地撞了一下,一陣悶疼。

半晌,才收回視線,沉聲道:“我送你們,稍等,我讓張嬸收拾一些星星的日用品。”

見他答應下來,江阮阮跟兩小隻又是意外又是驚喜。

兩個小傢夥更是直接回身抱住了小妹妹,臉上滿是笑意,“我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

晚些時候,厲薄深親自送四人離開。

小星星像個洋娃娃一樣被江阮阮抱在懷裡,上車後,也緊貼在江阮阮身邊,小手無意識地抓著她的裙子。

朝朝懂事地坐在副駕駛的位置。

路上,厲薄深事無钜細地向江阮阮說明瞭照顧小星星需要注意的事項。

雖然有張嬸在,但他在家的時候,都是他親自照顧,對小星星的習慣很瞭解。

包括她半夜會起夜、睡前要喝牛奶、挑食等小細節,厲薄深通通放在心上。

末了,厲薄深透過後視鏡看著後座的人,眸色晦暗,“星星這兩天麻煩你了,謝謝你願意幫她。”

江阮阮垂眸,淡然迴應,“我說過了,孩子是無辜的,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把他們送回去後,厲薄深也冇久留,看著他們安置好小星星的房間,跟小星星打了聲招呼,便告辭離開。

看著家裡多出來的小傢夥,江阮阮後知後覺地感到有些奇怪。

厲薄深居然這麼放心地把女兒交給她,還扔下就走?

不過,看到小星星木然的神情,這些心思也通通被拋到了腦後。

……

從江阮阮家裡出來,厲薄深麵色沉了下去,拿出手機給傅薇寧打了個電話。

“薄深,有事嗎?”傅薇寧的聲音裡滿是嬌嗔。

她難得接到厲薄深的電話,基本上都是她主動聯絡,還以為,薄深終於看到她的好了。

厲薄深聲音冷然,“半個小時後,萬湖見。”

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