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囑咐兩個小傢夥照顧小妹妹,自己去給他們準備了晚飯。

剛纔厲薄深說的那些注意事項,她一一記了下來,此刻做飯的時候,也是全部照著小星星的胃口來的。

做好飯,江阮阮叫朝朝跟暮暮帶小星星下來。

很快,三個小傢夥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兩個小男孩一左一右地牽著小女孩的手,遷就著她的腳步,慢悠悠地往樓下走,像是童話裡的小公主和小王子一般。

江阮阮看到三人的樣子,眼底劃過一抹溫馨,轉念又想到小星星現在的情況,又覺得心疼。

到了餐桌旁,朝朝跟暮暮更是懂事地讓小妹妹挨著媽咪坐,他們則坐在了小妹妹的另一側。

江阮阮欣慰地摸了摸兩個小傢夥的頭,在小星星身邊坐下,細心地給她喂著飯。

也許是因為合胃口,小丫頭吃的很是配合。

吃過飯,江阮阮打發朝朝跟暮暮進了房間,帶著小星星迴了她的臥室,親自給小星星洗澡。

小丫頭也任由她脫自己的衣服,冇有一點反應。

剛脫了小傢夥的褲子,一片淤青映入了江阮阮眼簾。

隻看到小傢夥白皙稚嫩的小屁股上,滿是泛著青紫的巴掌印,簡直觸目驚心。

江阮阮眸子微顫,心臟收縮的厲害,心疼地捧著小傢夥的小臉,“很疼吧?”

小星星眼裡滿是茫然。

江阮阮心情沉重地沉默了幾秒,開口道:“阿姨輕輕的,我們先洗澡,然後給爹地打電話。”

說完,帶著小星星進去簡單地沖洗了一下,給小傢夥換了衣服,讓她在床上趴著,自己出去給厲薄深打了電話。

那頭很快接了起來,“怎麼了?星星給你們添麻煩了嗎?”

江阮阮語氣凝重,“星星真的是因為朝朝和暮暮被開除,才自閉症發作的嗎?”

聞言,厲薄深眉心微擰,“什麼意思?”

江阮阮瞭然,知道他或許也不知情,心下又是心疼,又是不滿厲薄深對孩子不上心,聲音也夾著不悅,“你自己過來看看吧!”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看著螢幕上通話結束,厲薄深眸色微沉,立刻掉頭去了江阮阮家。

“厲總該不會不知道小星星身上的傷是哪來的吧?”江阮阮褪了小星星的褲子,給他看小傢夥屁股上的淤青。

目光觸及小傢夥屁股上的青紫,厲薄深的麵色猛地沉了下去,眼底風雨欲來。

顯然,他確實是剛剛得知這件事。

江阮阮蹙了下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女兒受了這麼重的傷,你自己都不知道嗎?”

厲薄深搖頭,“我連碰都不捨得碰她一下,而且這幾天我工作很忙,基本是張嬸在帶,但是,張嬸……也不可能這麼做。”

江阮阮也不覺得張嬸會做出這樣的事來,但還是讓厲薄深叫張嬸過來,“既然這樣,張嬸應該比你瞭解情況,叫她過來問問吧。”

厲薄深便打電話讓路謙把人送了過來。

“這傷,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看到小星星身上的傷,張嬸臉上滿是心疼,“這怎麼回事?昨天還好好的啊!誰這麼狠心,對小小姐下這麼狠的手?”

厲薄深眸色愈冷,“也就是說,這是今天弄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