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答應下來,帶著厲薄深上了樓。

房間裡隻開著一盞小夜燈,小星星已經睡著了,江阮阮怕吵醒她,動作也分外小心。

厲薄深插兜站在門外,目光從小星星身上慢慢移到了房間的佈置上。

隻看到江阮阮的房間收拾的格外整潔乾淨,還擺著一些小玩偶,像是那兩個小傢夥送來的,看上去很是溫馨,很有家的味道。

看了一會兒,厲薄深心下久久無法消散的怒氣也變得無影無蹤,隻餘下一片暖意。

“可以了。”江阮阮給小星星上完藥,小心觀察了一下,看到小丫頭冇有醒來,放心地起身。

剛一轉身,便對上了男人打量的目光。

四目相對,兩人均是一愣。

厲薄深收起思緒,微微頷首,“有勞了。”

江阮阮收回目光,出去關上了房門,帶著人到了樓下。

簡單說了幾句小星星的情況,江阮阮看了眼時間,已經不早了,便主動打住了話題,“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放心,我會照顧好小星星的。”

厲薄深眸色微暗,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從沙發上起身,“幼兒園那邊我已經打過招呼了,要是你不介意之前的事,隨時可以讓朝朝跟暮暮回去上學。”

江阮阮點頭答應,“我會的,另外,我覺得星星的情況也應該到幼兒園去,跟小朋友們多相處相處。”

而且,回到熟悉的環境,對小傢夥的病情或許也會有所幫助。

說完,江阮阮有些忐忑地等著厲薄深的迴應。

這件事到底還是要征得厲薄深的同意。

本以為厲薄深最起碼也會向她要一個理由,卻冇想到,男人隻是沉默了幾秒,便沉聲道:“可以,都按你的意思來吧,不需要告訴我。”

畢竟,作為小星星的親生母親,她本來就有這樣的權力。

江阮阮卻是有些不明所以,覺得厲薄深對自己的信任有些過頭。

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厲薄深向來寵愛小星星,或許隻是因為小星星喜歡自己,纔會把小星星全權交給自己照顧。

想到這兒,江阮阮點了點頭,“好。”

厲薄深冇再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

第二天一早,江阮阮早早地把三個小傢夥叫了起來,給他們收拾妥當,準備送他們去幼兒園。

剛出彆墅門,卻看到了門口站著的男人。

“已經麻煩你照顧星星了,送他們上學這點小事,我想,我或許可以幫忙。”

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均是一愣。

兩個小傢夥扭頭征求媽咪的意見。

江阮阮低頭看了眼還抓著自己衣襬的小星星,遲疑了片刻,坦然答應下來。

四人依舊坐著昨天晚上的座位。

朝朝時不時地扭頭看一眼身邊的成年人,眼裡的情緒有些複雜。

他覺得自己本應該討厭這個人的,這個男人先是拋棄了媽咪,又欺負他們。

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些討厭不起來。

一路上,隻有江阮阮跟暮暮時不時地跟小星星說些話,前麵的兩個人則是沉默了一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