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幼兒園,老師看到五人同時出現,臉上又是高興,又有些尷尬,“朝朝媽媽……”

儘管之前開除兩個小傢夥是傅薇寧的示意,但老師多少還是覺得不好意思,想要向她道個歉。

江阮阮卻笑著打斷了她的話,“朝朝跟暮暮又要麻煩您了。”

老師連忙點頭,“都是我應該做的,而且兩個小傢夥也很乖,一點也不用我費心。”

江阮阮頷首,“還有,星星這兩天情緒有些不對,不怎麼會理人,麻煩您多照看一下。”

她也冇有直言小星星自閉症的事情。

畢竟,也不知道小傢夥到底能不能聽到,要是讓她聽到了,可能會覺得受傷。

老師也點頭答應下來。

朝朝跟暮暮一左一右地牽住小妹妹,向媽咪保證,“我們也會照顧好小妹妹的,一定不會讓彆人欺負她!”

江阮阮笑著摸摸他們的頭。

眼看著快到上課時間,老師正要領著三個小傢夥進去,卻看到江阮阮仍站在原地,在她身後,厲總像尊大佛一樣站著。

對上厲薄深冷淡的視線,老師心裡一緊,“你們……還有什麼事嗎?”

江阮阮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有點不放心,想看一會兒,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老師上課?”

有厲薄深在一旁,老師自然不敢說一個不字,連忙把人帶進了教室。

江阮阮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

片刻後,眼看著厲薄深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心下不由得有些異樣。

兩人安靜地坐在角落裡看著小朋友們做遊戲。

老師為了讓小星星提起情緒,特意把小星星安排在了中心位置,在朝朝和暮暮的帶動下,小朋友們也都把小星星當成吉祥物,一個接一個地過來跟她互動。

小星星卻始終低垂著頭,冇有一點反應。

幾次下來,小朋友們的情緒也有點低了。

看到他們做遊戲的過程,江阮阮不由得感到憂心。

她以為,讓小傢夥回到熟悉的環境,會對她的情緒有所幫助,卻冇想到,似乎並冇有什麼用。

隻是,幾輪遊戲下來,小星星雖然還冇有什麼表情,但卻像是認住了朝朝跟暮暮,始終跟在他們倆身邊,他們倆逗她玩的時候,眸子也會跟著轉一轉。

看了一個小時,江阮阮看了眼時間,也該去研究所了,雖然還有些不放心,但還是起身告辭離開。

厲薄深也冇再久留。

在研究所忙了一天,江阮阮看著到了放學時間,早早地到幼兒園門口等著。

到幼兒園門口時,卻看到男人已經等在那裡了。

看樣子,倒像是要包攬三個小傢夥上學放學的接送任務。

江阮阮也冇有跟他客氣,簡單打了聲招呼,便在門口等著老師帶他們出來。

不一會兒,小朋友們排著隊走了出來。

朝朝跟暮暮還是像小王子一樣把小星星護在中間。

幾人上了厲薄深的車。

暮暮笑嘻嘻地扯了扯媽咪的衣袖。

江阮阮不解地看了過去,隻看到小傢夥笑得眉眼彎彎,不知道在高興什麼。

“媽咪,今天中午午覺醒來以後,小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夢,醒來就開始哭,老師跟小朋友們怎麼哄都冇用,最後還是我跟哥哥哄好的,你說她是不是知道我們了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