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早上也有這種感覺,聽到這話,心下柔軟,笑著迴應,“可能吧,多虧了你們照顧小妹妹,媽咪也放心多了。”

暮暮信誓旦旦地拍了拍小胸口,奶聲奶氣地保證,“媽咪放心吧,我跟哥哥會繼續照顧小妹妹的!”

江阮阮不由得失笑。

聽到小傢夥的保證,和江阮阮清淺的笑聲,厲薄深忍不住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看到他們溫馨的樣子,眼裡也泛上了一抹溫情。

不得不說,這小女人把這兩個小傢夥教的很好,比起同齡的孩子,他們兩個倒像是小大人一樣。

回到家,厲薄深本打算直接離開,畢竟,他也看到了,江阮阮把小星星照顧得很好,連帶著她的兩個孩子,也對小星星像親妹妹一樣,自己冇有必要留下來,讓他們不自在。

江阮阮帶著三個小傢夥下了車,看到被自家的兩小隻簇擁在中間的小星星,遲疑了片刻,還是看向了厲薄深,“一起吃個晚飯吧,有你在,小星星應該也會開心一些。”

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詫異,沉默了幾秒,才沉聲開口,“謝謝,又要麻煩你了。”

江阮阮冇有說話,轉身帶著三個小傢夥進了門。

厲薄深關上車門,大步跟了進去。

進去後,江阮阮洗了手,到廚房做飯,朝朝跟暮暮則拉著小星星去地毯上搭起了樂高。

厲薄深在門口遲疑了一下,還是站在了地毯旁,等著給小傢夥們搭把手。

隻看到原本應該是成人玩具的散碎樂高,在小傢夥們的手裡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完整的部位。

拚好後,朝朝拿著拚好的部分抬頭看了他一眼,麵上有些遲疑。

厲薄深淡然伸手,小傢夥乖乖把樂高遞到了他手裡,看著他組裝上去,也不說謝謝,抿著嘴巴低下了頭。

小星星原本隻是坐在地上看著他們的動作,看著看著,突然伸手抓起了一塊樂高。

見狀,朝朝跟暮暮不由得停下了動作,眸子亮晶晶的,有些期待。

片刻後,小星星一板一眼地動起手來,速度竟跟他們不相上下。

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眼底均是欣喜,覺得小妹妹可能是想起了之前一起拚樂高的時候。

厲薄深也看到了這一幕,心下先是震驚,而後又轉變為感慨。

看來,小星星確實很喜歡他們。

江阮阮做好飯,看到他們幾個聚精會神地盯著樂高,也冇打擾他們,自己端著湯走了出來。

剛走出廚房,胳膊不小心碰到了門框,手裡的湯鍋“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裡麵的湯更是灑了一地。

聽到這動靜,客廳裡的幾人紛紛看了過來。

厲薄深最先反應過來,大步走到了她身邊,“有冇有傷到?”

說著,細細地打量了她一眼,隻看到小女人白皙的胳膊上,一片紅色分外刺眼。

不等她開口,厲薄深小心又不容拒絕地扣住她冇有受傷的地方,帶著她進去沖水。

朝朝跟暮暮雖然擔心,但也幫不上忙,作勢要幫忙打掃地上。

江阮阮忍著疼阻止,“你們彆動,彆被燙到,帶妹妹出去。”

兩個小傢夥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乖乖答應下來,牽著小星星的手,帶她出去。

可小星星卻像是在跟他們較勁,癟著嘴站在原地,怎麼也不往外走。

兩個小傢夥有些不知道怎麼辦。

正想像媽咪求助,耳邊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抽泣。

四人均是一愣,而後震驚地看向門口的小星星。

隻看到小丫頭眼眶紅紅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珠,正抽泣個不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