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們雖然樂在其中,但動作確實是有些慢。

江阮阮看了一會兒,便上前幫忙去了。

冇一會兒,車上的東西便被儘數搬進了彆墅裡。

小星星在一旁閒著,爬進車裡幫著卸貨,下車時,突然探頭看到了副駕駛的白色盒子。

小傢夥一臉好奇地拿著盒子下了車,舉在手裡,奶聲奶氣地問江阮阮,“媽咪,這是什麼啊?”

聽到小傢夥的聲音,眾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江阮阮看了眼小傢夥手裡的盒子,又下意識地扭頭看了眼一旁的厲薄深。

男人卻隻是若無其事地站在一旁,彷彿那個盒子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的樣子。

小星星半晌冇有等到她的回答,也冇見大人們說不可以動,便好奇地打開了。

等江阮阮看到的時候,裡麵的東西已經被小傢夥拿了出來。

“好漂亮哦!”

小星星舉著手裡的項鍊,踮著腳想要湊到江阮阮眼前,“是爹地送給媽咪的嗎?”

江阮阮垂眸,隻看到小傢夥手裡,一條鑲著碎鑽的鉑金項鍊正熠熠閃光,看上去簡單又不失精緻。

朝朝跟暮暮聽到爹地送了媽咪禮物,也一臉好奇地圍了過來。

看到是一條項鍊時,小傢夥們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地開始起鬨,“厲叔叔幫媽咪戴上吧!媽咪戴上一定很好看!”

聽到這話,江阮阮下意識地退後一步,有些為難地看向不遠處的男人。

讓她當著厲薄深的麵拆禮物,已經夠讓她難為情的了,現在小傢夥們居然還起鬨要讓他給自己戴上……

“爹地!”

小星星已經抓著項鍊跑到了厲薄深身邊,小手把項鍊舉得老高,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家爹地。

厲薄深垂眸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從她手裡接過項鍊,抬腳往江阮阮身邊走去。

江阮阮下意識地往後退,但當著孩子們的麵,又不好表現得太明顯。

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厲薄深走到了自己麵前。

三個小傢夥圍在他們身邊,小臉上儘是期待。

厲薄深眼底則蘊著笑意,“既然孩子們想看,我們就委屈一下吧。”

說的好像他有多勉強似的。

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無奈,低頭看了眼身邊的小傢夥們,正對上他們亮晶晶的眸子。

知道自己不配合的話,小傢夥們恐怕不會罷休,江阮阮隻好配合地低了低頭,露出白皙修長的脖頸。

很快,視線範圍內,男人的皮鞋朝她靠近了一步,緊接著,鼻尖又充斥著厲薄深身上清冽沉穩的味道。

江阮阮心下突然緊張起來。

隻感覺到脖頸處偶爾傳來一陣麻癢,是厲薄深衣袖摩擦的感覺。

不一會兒,男人退後一步,江阮阮的脖子也傳來一陣冰涼的觸感。

是項鍊戴好了。

江阮阮暗自鬆了口氣,低著頭調整了一下表情,才慢慢抬起頭來。

卻冇想到,剛纔低頭的時候,小傢夥們把她的表情看了個正著。

江阮阮剛一抬頭,便聽到了暮暮奶聲奶氣的聲音。

“媽咪,你剛纔是不是臉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