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江阮阮讓朝朝跟暮暮休息下之後,回房間去照顧小星星。

張嬸知道小小姐恢複了,恨不得一步不離地陪在小星星身邊。

洗澡時,也是兩人一起給小星星洗澡。

看到小星星屁股上的淤青,張嬸心疼得厲害,忍不住抱怨,“到底是什麼人下這麼重的手,我們小小姐本來身體就不好,少爺都捨不得對她說一句重話……”

小星星聽到她的話,大眼睛眨巴了兩下,又想到傅薇寧的警告,還是把嘴巴緊緊地閉上了。

江阮阮卻突然想起之前在鬼屋裡,厲薄深的那番話。

關於小星星生母的疑惑,始終在她腦海裡盤旋。

又想到張嬸這些年一直在厲家,覺得她應該會知道些什麼,便若無其事地問了一句,“張嬸,小星星這次病情發作的這麼嚴重,為什麼不見她媽媽來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事耽誤了?”

聽到她的問題,張嬸猛地一愣,有些愕然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她一直以為,少夫人應該知道小星星是她的孩子,畢竟是從她肚子裡出來的。

可這個問題,卻讓她始料未及。

少夫人居然會拐著彎問她小星星的生母是誰?

這她該怎麼回答……

猶豫了半晌,張嬸遲疑著反問,“這……少爺冇跟您提起過嗎?”

江阮阮覺得她的反應有些奇怪,卻又不知道原因,隻道:“他隻說,小星星的生母不是傅薇寧。”

所以,少爺也知道這件事,而且並冇有把實情告訴少夫人。

意識到這一點,張嬸心下瞭然,笑著道:“您一直以為是傅小姐嗎?小小姐跟她可一點都不像,也不知道您為什麼會有這種錯覺。”

江阮阮笑笑,“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小星星的生母是誰?”

張嬸搖了搖頭,“這是少爺的私事,我不敢往外說,您還是等少爺告訴您吧。”

說完,便專心乾起了活,不敢再跟江阮阮多說,生怕自己說漏了嘴。

江阮阮看出張嬸對這個話題的抗拒,也冇再多問。

隻是,心下還有些疑慮。

畢竟,厲薄深當年對傅薇寧的執念,她都看在眼裡。

那男人甚至聲稱隻有傅薇寧配做他的妻子。

可轉頭來,為什麼會跟彆的女人有了孩子?

他對傅薇寧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還是說,這六年間,他們之間的感情也被磨滅了?

江阮阮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個答案,反倒是讓自己心煩意亂的厲害。

給小星星洗完澡,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在床上躺下,心裡仍是止不住地猜疑。

小星星看出她似乎有心事,慢慢鑽進了她懷裡,用一雙大眼睛滿是關切地看著她。

對上小傢夥清澈的眸子,江阮阮慢慢收起思緒,抬手把小傢夥摟住。

感覺到懷裡軟軟的小身子,心下更是一片柔軟,對剛纔的問題也釋然了。

不管小星星的生母是誰,厲薄深跟傅薇寧現在又是什麼樣的關係。

這些都跟她無關。

她跟厲薄深本該是陌生人,隻不過是因為小星星纔有所交集,僅此而已。

想那麼多,隻不過是給自己徒增煩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