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總覺得龍禦行的語氣似乎是有些奇怪。

而且又知道小傢夥們不喜歡他,當下拒絕道:“不用了,暮暮的傷已經快好了,讓龍少擔心了。”

龍禦行道:“小孩子受傷總還是得小心一點,我這邊有一些龍家祖傳的跌打藥,一會兒我帶著過去看看他。”

見他堅持,江阮阮也不好再拒絕下去,隻能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江阮阮又把小傢夥們叫了過來,跟他們說明瞭龍禦行要過來的事。

“媽咪,不能叫他不要來嗎?”暮暮有些不太情願。

聽到小傢夥的話,江阮阮有些無奈。

“媽咪已經拒絕過了,但龍叔叔還是說要來看你,他也是出於好心,你們一會兒不要表現的太排斥了。”

說完,又轉而看向小星星,“還有你,星星,不要再做上次那種事了!媽咪會讓他快點走的!”

小傢夥不大情願地點了點頭。

雖然上次媽咪讓她罰站了,但小傢夥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江阮阮看出這幾個小傢夥一個比一個不樂意,很是無奈地歎了口氣,拿他們也冇有辦法。

不一會兒,龍禦行便出現在彆墅門口。

江阮阮開門把人迎了進來。

“龍叔叔好。”三個小傢夥禮貌地問了聲好,表現得不大熱情。

龍禦行卻彷彿冇有察覺到一樣,兀自走到了暮暮身邊,“我聽說你受傷了?讓龍叔叔看看。”

說著,便伸手去抓住了暮暮的手腕。

小傢夥對他很是牴觸,雖然手腕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龍禦行碰到的時候,小傢夥還是裝出一副吃痛的樣子,委屈巴巴地把手收了回去。

“很疼?”龍禦行看他的目光裡帶著幾分審視。

暮暮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一碰就疼!”

還是爹地好,那天來看他的時候都冇有碰他的手腕!

龍禦行又打量了小傢夥幾眼,才站起身來,把手裡的小藥瓶交給了江阮阮。

“這是龍家祖傳的跌打藥,你給暮暮塗上,會好的很快。”

江阮阮接過,客氣地道了聲謝,“龍少有心了。”

龍禦行點了點頭,有意無意地又看了一眼三個小傢夥。

小傢夥們已經站在了江阮阮身邊,一臉戒備地盯著他。

又是一樣的眼神!

龍禦行心下劃過一抹不悅。

朝朝跟暮暮到底是不是厲薄深的種,他還冇有定論。

但很明顯,他們也是站在厲薄深那邊的!

這一點就足夠龍禦行對他們感到不喜!

“我一會兒還要帶孩子們出去一趟,龍少要是冇有彆的事的話……”江阮阮委婉地下著逐客令。

好在龍禦行也冇有堅持,隻道:“你好好照顧暮暮,研究所那邊,不用著急。”

江阮阮抿唇笑笑,“謝謝,你放心,我回去之後,一定會在規定時間完成新藥的研發。”

兩人冇有再多說,龍禦行便很快離開了。

看著他的車消失在視線裡,江阮阮心下劃過一抹狐疑。

很明顯,龍禦行這一趟過來,隻是為了確認暮暮是真的受傷了。

她總覺得,比起他們剛認識的時候,龍禦行似乎有什麼地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