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厲家莊園。

厲薄深剛剛處理完今天堆積的事,想要給江阮阮打個電話。

因為小星星留在江阮阮家,這段時間,厲薄深冇少藉著這個由頭,在閒暇的時候給江阮阮打電話。

剛拿起手機,便看到螢幕上有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訊息。

厲薄深擰了下眉,點開看了一眼。

螢幕上出現了幾張照片。

是在酒吧裡拍攝的,燈光有些昏暗迷離。

隻看到照片裡,傅薇寧倒在一個男人懷裡,並十分親昵地喝著男人喝剩的半杯酒。

之後,兩人相攜離去。

看到這幾張照片,厲薄深眼底流露出幾分嫌惡。

傅家如今淪落到這個地步,傅薇寧居然還有心思在外麵花天酒地。

跟他在一起的那六年間,誰又能保證她冇有這樣做過?

厲薄深把照片儲存下來,轉而給自家母親發了過去,也冇有附什麼話。隻是單純地發了幾張照片。

相信宋媛看到這些照片,會明白他的意思。

做完這一切,厲薄深才又給江阮阮打去了電話,藉著關心小星星的名義,跟那小女人閒聊起來。

……

第二天一早。

傅薇寧在酒店的大床上醒來,因為宿醉的原因,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睜開眼看到陌生的房間,傅薇寧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想要起身看一下情況,卻又發現,自己居然一絲不掛!而且,動作時,腰間痠痛的要命!

傅薇寧愕然地瞪大了眼,掀開被子,低頭看了一眼,隻看到自己一身青紫的痕跡!

很明顯,昨天晚上一定發生了什麼!

傅薇寧用力地攥著被子,麵上一片慌亂。

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連昨天晚上那個男人是誰,她都不記得!

就在她驚慌時,酒店的房門突然被人打開。

傅薇寧一把拉起被子,將自己嚴嚴實實地遮了起來,強作鎮定地看向門口。

隻看到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看到她醒了,男人俊朗的臉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來,“真是遺憾,這麼美好的時刻,我應該陪在你身邊纔對的。”

說話時,男人邁著長腿走到了床邊,在傅薇寧身側站定,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看著床上的人,似乎還在回味昨天晚上的味道。

“是你!”

傅薇寧猛地意識到,昨天跟自己發生關係的,就是麵前的男人!

她再次裹緊了被子,恨不得把自己整個人都裹進去,“你是什麼人?是誰派你來的!”

男人看著她,回味地舔了下唇,眼底劃過一抹微不可察的寒意。

“傅小姐何必對我敵意這麼大呢?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使喚的動的,傅小姐怎麼就不想想,我隻是貪戀你的美貌呢?”

傅薇寧瞪大了眼看他,眼底滿是戒備,“我不管你是做什麼的!現在給我滾出去!昨天晚上的事,你最好給我忘了!要不然,我饒不了你!”

男人狀似遺憾地聳了下肩,微微俯下身來,黑色襯衫的領口微敞著,隨著他的動作,露出裡麵線條分明的肌肉,整個人都透著股散漫的氣質。

饒是傅薇寧,也不由得有些看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