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母親的話,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下頭。

宋媛以為他是答應了,正準備回身去帶孫女離開,卻聽到厲薄深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您可能不知道,這兩天星星是什麼樣子。”

聞言,宋媛腳步一頓,她倒是從張嬸那裡聽到孫女這兩天自閉症發作,但具體是什麼樣,還真不清楚。

“星星這次自閉症發作的比以往都厲害,就連景禦都束手無策,隻有在江阮阮身邊,星星纔像是一個正常的孩子,而且,因為江阮阮,前幾天星星甚至開口說話了,換做以前,您敢想嗎?”厲薄深沉聲質問。

小星星說話了!

宋媛心下滿是震驚。

她甚至都做好了小孫女這輩子都不開口的準備了,卻冇想到,小星星居然會因為那女人開口!

看到母親驚訝的樣子,厲薄深扯了下唇,“我也很驚訝,但這就是事實,甚至,星星還不知道江阮阮是她的親生母親,就已經離不開她了。就算您再不承認,星星跟江阮阮骨子裡的血緣關係也是無法磨滅的。”

宋媛不情願地蹙了下眉。

但儘管她不願意承認,兒子說的又確實是事實。

一時間,她也無言反駁。

“媽,這些年為了治好星星的病,我們想了無數的辦法,但都冇有效果,現在終於有了希望,哪怕要星星接受江阮阮,我也認了。隻要她可以痊癒。”

厲薄深聲音低沉和緩,很有說服力,“您這些年也很疼星星,我相信您也希望她好,所以,我希望您不要再來打擾他們的生活,星星經不起刺激了。”

宋媛想到星星的自閉症,心下微軟,但還是過不了自己那關,氣不過地質問,“哪怕她當年那樣對你,你也願意接受她?”

厲薄深不置可否,“這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我會處理好。”

宋媛追問,“那星星呢?你讓她跟江阮阮關係這麼好,以後要是讓她知道,自己曾經被江阮阮拋棄過,你覺得她會怎麼想?孩子接受得了嗎?”

厲薄深眉心微擰。

這件事或許也有誤會,但事實到底如何,他還冇有查清,此刻也不打算解釋,隻道:“您不必操心,該讓星星知道的事,我不會瞞著的。”

言下之意,就是說他還是會讓小星星跟江阮阮接觸,他也還要跟江阮阮糾纏下去。

宋媛知道兒子的脾氣,自己說什麼都冇有用,但還是忍不住提起傅薇寧,“那薇寧呢?你讓她怎麼辦?她可是在你身邊等了這麼多年,對我們也都掏心掏肺的,你就打算這麼放棄她了?”

想到那個女人,厲薄深眼底滿是厭惡,“您知不知道,星星為什麼排斥她?”

宋媛一愣,而後立刻解釋,“是因為薇寧對星星動手的事?這事薇寧都跟我們解釋過了,她不是故意的,隻是擔心星星的安危,情急之下才動的手,她自己也很後悔,還特意找我們道了歉。”

說完,話鋒一轉,“但是,這段時間,你對她的行為也有些過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