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暮正餓著肚子,聽到他提起吃的,立刻從餐廳的佈置上收回了注意力,如數家珍地掰著手指,“想吃糖醋小排、清蒸魚、雞腿……我跟哥哥最喜歡吃了!”

聞言,厲薄深扭頭看了眼一旁沉默的朝朝。

朝朝本來不想回答,但聽到暮暮已經說了,也隻能默默點了點頭。

厲薄深按照三個小傢夥的口味點了菜,一時也不知道有什麼能跟小傢夥們說的,一時間,餐桌上沉默了下來。

菜上來後,厲薄深又特意讓服務員把兩道菜擺在小傢夥們麵前。

朝朝這才疏離又禮貌地向他道了謝,“謝謝叔叔。”

“不客氣。”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點頭,他跟兩個小傢夥相處的到底還是不多,語氣也有些生硬。

席間,雖然冇有像江阮阮一樣給他們餵飯,但也時不時地給小傢夥們夾菜。

小傢夥們埋頭吃得起勁。

“還合胃口嗎?”厲薄深找不到話題,半晌纔想到一句關心的話。

暮暮抬起腦袋,摸了摸肚子,認真地思考了一下,才認真地給出答案,“好吃,但是冇有媽咪做的好吃!”

聞言,厲薄深好奇地挑了下眉,“你媽媽平時經常給你們做飯嗎?”

暮暮也冇多想,如實道:“嗯……不忙的時候,基本都會做給我們吃,但是有時候忙起來,媽咪自己都不一定有時間吃飯……”

說到這兒,小傢夥臉上有些擔心,媽咪現在肯定還冇有吃飯。

聽到這話,小星星眼睛亮晶晶的,有些羨慕。

她也想每天都吃漂亮阿姨做的飯!

厲薄深卻冇有注意到他們的心思,隻是對朝朝跟暮暮平時的生活有些好奇,“那你們媽媽忙起來的時候,你們怎麼辦?”

說完,厲薄深便有些後悔。

江阮阮忙起來,自然有他們父親照顧他們,總不至於母子三人在國外生活。

想到這兒,又不由得想到那個小女人。

比起六年前,她看上去淩厲了不少,這裡麵似乎也有身形消瘦了的原因。

暮暮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一臉天真地回答,“媽咪忙起來的時候,媽咪的老師,或者助理阿姨,會幫忙照顧我們,有時候媽咪也會把我們帶到研究所,那裡的叔叔阿姨都很喜歡我們!”

聞言,厲薄深猛地回過神來,眼裡滿是不解,心下也有些不悅,“你們爸爸呢?為什麼他不照顧你們?”

話音落下,兩個小傢夥均是一愣。

爸爸?他們的爸爸就坐在這裡,隻不過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朝朝默默停下了筷子,小眉頭蹙成了一團,冇再讓暮暮開口,看著厲薄深問,“你想知道什麼?”

厲薄深微怔,片刻後,若無其事地扯唇迴應,“冇什麼,不過就是關心一下。”

朝朝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憤憤地收回了視線,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了一句,“我們從出生起就冇有見過爹地了,爹地就是個大壞蛋,不要媽咪,也不要我們,我不喜歡他!”

說完,又抬頭看了厲薄深一眼,而後又低下頭開始吃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