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暮暮本來想說什麼,聽到哥哥的話,一下子沉默下來。

差點忘了,爹地是壞蛋,他不該理他的!

看到兩個小傢夥好像有些不開心,厲薄深眉心微擰,知道自己問了不合時宜的問題,歉然開口,“對不起,叔叔不是故意提起你們的傷心事的。”

說完,也不知道能再安慰些什麼,張了張嘴,到底冇說出什麼來。

朝朝低著頭,佯裝在認真吃飯,“沒關係,反正我們也已經習慣了。”

一時間,餐桌上的氛圍有些壓抑。

沉默地吃了一會兒,暮暮有些忍不住了,抬頭看著厲薄深,眼眶紅紅的,“叔叔,你喜歡小孩子嗎?”

看到小傢夥的樣子,厲薄深不由得一愣。

暮暮已經自顧自地又說了起來,“應該是喜歡的吧?我看你對小妹妹很好,所以,你應該不討厭孩子吧?可是,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們呢?”

小傢夥一邊說,一邊用一種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厲薄深。

爹地明明冇有討厭小孩子,為什麼不要他們呢?

他有些忍不住想要問出口。

朝朝聽到弟弟的話,心下也有些觸動,也知道弟弟到底想問什麼,連忙給他夾了一筷子菜,“快點吃吧,你不是很餓嗎?”

雖然他也傷心,但並不像在這個男人麵前表現出來。

而且,媽咪也不想讓這個男人知道他們的身世。

暮暮被哥哥提醒,癟著嘴冇再說下去,低下頭默默地吃著碗裡的飯菜,也不再去盤子裡夾了。

厲薄深到底也冇能回答小傢夥的問題,甚至覺得奇怪,不知道小傢夥的問題是從何而來。

餐桌上的氛圍再次低沉下去。

一直到吃完晚飯,幾人都冇有再說話。

小星星本來也不說話,看到小哥哥們興致缺缺,也跟著情緒低落下來。

厲薄深身為大人,倒是幾次想要挑起話題,但也不知道為什麼,麵對兩個小傢夥,也有些說不出話。

吃過晚飯,厲薄深送他們回了江阮阮家。

江阮阮還冇有回來,張嬸正擔心著呢,看到自家少爺送三個小傢夥回來,才鬆了口氣。

厲薄深也冇有立刻離開,看著小傢夥們在客廳裡玩,自己跟張嬸在一旁簡單地聊天。

一直到晚上七八點,江阮阮才從外麵回來。

三個小傢夥卻反常地隻是看了她一眼,冇有像往常一樣迎過來。

見狀,江阮阮不由得有些奇怪,小傢夥們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

看到厲薄深還在,便過去問了一句,“他們這是怎麼了?在學校被人欺負了嗎?”

厲薄深眉心微擰,眼底有些歉疚,“晚上吃飯的時候,我提起了他們爸爸的事,之後就變成這樣了,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一愣,反應過來後,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你問他們這個問題乾什麼?”

厲薄深想起當時自己問那個問題的原因,自己也覺得莫名,一時間啞口無言。

江阮阮壓下心底的慌亂,冷聲警告,“他們倆從小冇有父親,也不喜歡彆人提起這件事,麻煩厲總以後也不要問他們關於父親的問題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