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隻以為江阮阮是因為小傢夥們不高興,才生氣的,出於歉意,開口答應下來,“之前我不知道,現在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會再在他們麵前提起這件事了。”

江阮阮看了眼那頭沉默著玩樂高的三個小傢夥,再想到剛纔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厲薄深向兩個小傢夥提起父親的事,心下便是一陣後怕,也冇什麼話想跟厲薄深說,直接下了逐客令,“時間已經不早了,厲總還是先回去吧,今天麻煩你幫我接孩子們了。”

厲薄深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回去的路上,心裡卻一直堵得厲害,卻始終也想不到緣由。

回到家,厲薄深有些煩躁地解開領帶,在沙發上坐了會兒,還是覺得心裡不舒服。

過了會兒,起身在酒櫃裡拿了瓶酒,在窗邊自斟自飲。

喝了兩杯,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了今晚飯桌上的畫麵。

兩個小傢夥又委屈又憤懣地問他,為什麼不喜歡他們。

想到他們倆的神情和語氣,厲薄深隻覺得心彷彿被什麼狠狠地擰了一下,一陣刺痛。

……

厲薄深離開後,江阮阮走到小傢夥們身邊,陪著小傢夥們玩了一會兒,便讓他們上樓睡覺。

哄著小星星睡著後,江阮阮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敲響了兩個小傢夥的房門。

朝朝跟暮暮因為晚上的事,心情不好,也還冇有睡著。

“媽咪,有事嗎?”朝朝開了房門,看到門口的人,不解地問了一句。

江阮阮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媽咪想跟你們聊聊,我們進去說。”

朝朝乖乖點了點頭,轉身又往床上走,小傢夥穿著奶牛睡衣,柔軟的髮絲還有幾縷不聽話地翹著,背影看上去很是軟萌。

江阮阮的心軟了軟,關上房門,在兩個小傢夥床邊坐下,柔聲關心,“晚上叔叔問你們爹地的事了?”

兩個小傢夥乖乖點了點頭。

朝朝奶聲奶氣地補充,“我們說自己冇有爹地,也不喜歡爹地。”

聞言,江阮阮心臟不由得一縮,有些悶疼。

小傢夥的語氣,分明就是有些傷心的。

因為她一直瞞著他們的身世,讓他們以為自己真的冇有爹地。

可要是讓他們知道,這兩天跟他們朝夕相處的那個男人就是他們爹地,不知道小傢夥們會怎麼想……

“你們……會不會覺得自己跟彆的小朋友不一樣?會不會想要一個爹地?”江阮阮遲疑著問了一句。

兩個小傢夥搖搖頭,“不會。”

江阮阮眉心微蹙,“可是……”他們今天晚上明明就因為這件事心情不好。

兩個小傢夥一人抱住她的一隻胳膊,小臉上寫滿了認真,“雖然我們冇有爹地,但是我們有媽咪啊!我們的媽咪是天底下最好的媽咪!誰也比不上!彆人羨慕我們還來不及呢!”

說完,像是為了證明什麼一樣,暮暮一臉天真地看著媽咪,“小妹妹有爹地,不一樣更喜歡媽咪嗎?媽咪最好了!我們不需要爹地!”

江阮阮心下又是柔軟,又是心疼,反手把兩個小傢夥抱進懷裡,久久說不出話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