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許是因為惹朝朝跟暮暮不開心的原因,厲薄深接連幾天都冇有再出現,隻是時常發訊息詢問一下小星星的近況。

江阮阮也因為那件事,對他的警惕更高,見他不來,心下也暗自鬆了口氣。

收到他的訊息,看到與朝朝跟暮暮無關,也都一一回覆。

隻是,厲薄深發訊息發的很是頻繁,可見他對小星星還是很上心的。

既然這麼關心女兒,這幾天卻連麵都不見,就這麼把小傢夥放在她家,也不知道厲薄深到底是怎麼想的,就這麼放心她嗎?

江阮阮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好在小星星很是招人喜歡,小丫頭長得可愛精緻,性格也格外乖巧粘人。

每次小丫頭向她撒嬌,江阮阮都不由得想起自己失去的女兒,要是那小傢夥能夠平安長大,現在也該跟小星星差不多大了。

這麼想著,江阮阮便下意識地把小傢夥當成家人來看,總覺得,對小星星好一點,也算是在變相地彌補自己夭折的小女兒。

朝朝跟暮暮更是跟小星星朝夕相處,把小傢夥當成他們的親妹妹來看,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幼兒園,都把小星星保護的很好。

在江阮阮家裡住著的這幾天,小星星幾乎每天都是笑著的。

看到小丫頭過的開心,江阮阮又是欣慰,又覺得有些不捨。

這樣下去,小丫頭的情況應該很快就能穩定下來,也就是說,小丫頭馬上就能回家了。

想到這兒,江阮阮還有些捨不得。

週末,江阮阮正盤算著帶小傢夥們去哪玩玩。

小星星住過來這麼長時間,她都冇有帶她好好的玩過一次。

“媽咪!”朝朝跟暮暮興致勃勃地湊過來,“我們帶小妹妹去海洋公園玩吧!”

聞言,江阮阮看向小星星,征求她的意見。

小星星乖巧地點點頭。

隻要跟漂亮阿姨和小哥哥們一起,她去哪裡都可以!

見小星星也同意,江阮阮便答應下來,帶著小傢夥們簡單收拾了一下,趕往了海洋公園。

厲薄深忙工作,很少帶小星星到外麵玩,朝朝跟暮暮則是第一次到國內的海洋館。

三個小傢夥一進館,便被兩邊五花八門的魚類吸引了視線,時不時停下來跟裡麵的魚類互動。

江阮阮頗有耐心地等著他們,幫他們拍照,順便向他們介紹一些自己知道的魚類。

三個小傢夥玩得不亦樂乎。

江阮阮帶著他們去玩兒童項目,自己坐在一邊等著。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江阮阮眉心微蹙。

厲薄深?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是發訊息聯絡自己,今天是有什麼事嗎?

“你們在哪?”剛一接通,厲薄深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江阮阮愣了一下,“有什麼事嗎?”

厲薄深沉聲道:“我來給星星送點東西,張嬸說你們出去了,在哪,我去找你們。”

他一大早過來想要看看小星星,卻冇見到人,路謙問他要不要回去時,厲薄深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給江阮阮打了電話。

見是跟小星星有關的事,江阮阮遲疑著應了一句,“我們在海洋公園。”

那頭,厲薄深的聲音緊接著響起,“我馬上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