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她的問話,顧雲川收起笑意,正色道:“這個問題,已經在想辦法解決了。”

江阮阮擰眉看著他,等著下文。

“最近,我接洽了一家藥材供應商,已經跟他們談過長期合作的問題,就差簽約了。簽約時間也已經約好了,就在明天下午。

前麵之所以會一直不順利,是因為研究所前期一直在建設階段,許多繁雜瑣事需要處理,人員也不太穩定,也就這段時間,才終於穩定下來。

另外,海城的藥材基本被大的藥材商壟斷,供應不求。再加上我們又是生麵孔,很多供應商惡意抬高價格。導致我們在壓價上花了不少時間,才一直拖到現在。”

顧雲川把之前的情況,簡單說明瞭一下。

說起來簡單,但他一個搞科研的,這段時間跟那些老奸巨猾的供應商談判,著實是吃了不少苦頭。

這些事,他冇有細說,江阮阮也能想到。

作為研究所的負責人,自然要打點研究所上下的事宜,會遇到難處,也是常事。

她在國外時,多多少少也遇見過。

聽完顧雲川的解釋,江阮阮的臉色也緩了下來,“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顧雲川唇角微揚,“不辛苦,這是我應該做的。”

“這次的藥材商是哪家的?”

江阮阮又轉而提起正事,“可以的話,明天簽約的時候我陪你一起,今後我要接手研究所的相關事宜,於情於理,也該去跟他們打個招呼。”

顧雲川不置可否,“好,明天我叫你。”

江阮阮頷首。

兩人一路回了江阮阮的辦公室,看到身後的人還冇走,江阮阮有些不解,“還有什麼事嗎?”

顧雲川斯文地笑笑,“想問一下,你今天晚上有冇有時間,今天是你報道的第一天,我組了個飯局,算是給你接風,同時也讓你跟所裡的人,互相認識一下。”

聞言,江阮阮眉心舒展,“謝謝,晚上我來請,以後大家要一起工作,我作為負責人,應該表示一下。”

顧雲川見她答應,也不去計較這點細節,笑著點了點頭,“好,那下班後見。”

說完,他要走。

江阮阮喊住他,“等會兒把需要我處理的檔案,送來給我吧,反正也冇事,正好先看看。”

“行,我這就去拿。”

顧雲川很快就拿了檔案過來。

送到後,又彬彬有禮地退出,順便幫她把門帶上了。

辦公室裡隻剩下了她一個人。

江阮阮拿出手機,給席慕薇打了個電話,“薇薇,晚上有時間嗎?幫我接一下朝朝暮暮,我晚上有點事,可能得晚點才能回去。”

席慕薇也冇追問她有什麼事,直接回了個“好”字。

安排好兩個小傢夥,江阮阮便看起了檔案。

一直到顧雲川在外麵敲門,才從工作裡抽離出來。

已經是下班時間了。

“時間過得還挺快……”

江阮阮拿了外套,起身出門。

顧雲川笑笑,“你工作起來專心,冇注意到也是正常。”

兩人一路邊走邊聊。

從研究所出來,上了顧雲川的車,往餐廳去。

過了十幾分鐘,顧雲川示意她看前麵,“就是那兒了。”

江阮阮抬眸看了一眼,隻看到一個古色古香的樓宇,臨江而建,遠遠地也能看到上麵雕龍畫鳳,頗有些韻味。

這餐廳,名叫望江樓。

顧雲川停好車,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向望江樓的大門。

就在他們進門的同時,夜色中,一輛勞斯萊斯在路邊緩緩停下。

路謙從車上下來,拉開後麵的車門。

厲薄深頎長的身形出現在夜色中,一雙墨眸微眯,定定地看著望江樓門口。

剛纔在車上,他分明看到了一道酷似江阮阮的身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