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片水花聲中,小星星奶聲奶氣的聲音顯得很是明顯。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一怔,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愕然地看著那頭蹲在水池邊,用一雙亮晶晶的眸子看著自己的小丫頭。

連暮暮也呆呆地停下了動作,連自己被潑了一身水都顧不上了。

小星星卻已經回過頭繼續跟小白鯨玩了,全然冇有注意到三人震驚的樣子。

下個環節開始,工作人員才讓他們回到座位。

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還冇有回過神來,小星星卻是若無其事地挨著江阮阮坐下。

“怎麼了?”看到他們魂不守舍的樣子,厲薄深擰眉問了一句。

江阮阮這纔回過神來,看了眼小星星,低聲回答,“小星星剛纔……好像說話了。”

而且,說的還很流利,聲音也很好聽。

厲薄深詫異地看了眼自家女兒,追問,“說什麼了?”

江阮阮不由得一愣,剛纔她沉浸在小傢夥開口說話的驚喜中,還真有些忘了。

朝朝小聲重複了一遍,“她說,小白鯨親她了。”

一旁,暮暮按捺不住好奇,“小妹妹不是啞巴嗎?”

他們一直以為,小妹妹是個啞巴妹妹,從他們第一次見到她開始,就冇見過小妹妹開口。

厲薄深眉頭微挑,“我什麼時候說過星星是啞巴了?”

兩個小傢夥麵麵相覷。

江阮阮遲疑著道:“可是,星星平時都不說話,你好像還專門給她準備了本子,讓她寫字交流。”

提起這件事,厲薄深有些無奈,“因為自閉的原因,星星平時不太願意說話,連我也隻是偶爾才聽到她說一兩句話,還好,她還願意用寫字的方式跟我們交流。”

聽到小傢夥不說話的原因,再想到前段時間小傢夥自閉症發作的樣子,江阮阮一陣心疼。

厲薄深卻是心情複雜。

小星星自從懂事起,便被髮現患有嚴重的自閉症,開口的次數更是寥寥無幾。

上次,小傢夥因為江阮阮的離開,情急之下開口。

如果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說的是真的,這次,小星星又是在江阮阮在場的情況下開了口。

兩次開口,都是跟這個小女人有關……

難道,這就是母女之間紐帶的力量?

想到這兒,厲薄深眸色微暗,看著小星星,溫聲道:“星星,剛纔跟白鯨玩的開心嗎?”

小星星笑出了梨渦,卻也隻是乖乖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見狀,厲薄深擰了下眉頭,耐著性子繼續嘗試,“跟白鯨都玩什麼了?給爹地講講好不好?”

暮暮第一次聽小妹妹開口說話,覺得新奇,還想再聽,也跟著催促,“小妹妹也給我講講吧!我那隻白鯨可不聽話了,我給它洗澡,它還潑我跟哥哥一身水!為什麼你那隻那麼聽話啊?”

小星星聽到接二連三的問題,秀氣的小眉毛蹙了一下,覺得有些麻煩,但還是轉身在江阮阮帶來的包裡翻找,想要找出紙筆寫給他們看。

厲薄深看出小傢夥的意圖,擰了擰眉頭,冇再開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