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壽宴開始前,江阮阮給老爺子做了最後一次治療,老爺子的精神頭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也可以下床活動了,就是不能走太久。

江阮阮又開好了藥,叮囑老爺子按時吃,整個治療也算是結束了。

終於到了壽宴當天。

江阮阮結束了研究所的工作,回家簡單打扮了一下,換了身禮服,長髮盤起,妝容素雅地前去赴宴。

到達秦家莊園時,壽宴正要開始,莊園外停滿了豪車,往裡走,更是賓客滿堂,個個都是在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江阮阮之前在海城呆過一段時間,不少麵孔倒也還叫得上名字,倒是認識她的人屈指可數。

儘管如此,江阮阮出場時,仍是吸引了一眾目光。

眾人看著突然出現的女人,眼裡滿是驚豔。

隻看到江阮阮長髮高高地盤在腦後,露出修長白皙的脖頸,以及姣好的臉型,妝容素雅,卻更顯得五官小巧精緻,淡粉的唇微微揚起,目若星辰,長裙下纖細筆直的長腿若隱若現,清冷又攝人心魄。

一時間,眾人紛紛在心下猜測這位是哪家的小姐。

江阮阮對四周的視線視若無睹,冇人引薦,也不好唐突地上前寒暄,猶豫了一番後,便想要找個角落先呆著。

剛走了兩步,卻被秦宇馳叫住,“江醫生,今天很漂亮。”

這倒是實話,之前江阮阮去給老爺子治療時,基本都是襯衫長褲,不施粉黛,雖說也能看得出五官姣好,但今天這樣驚豔,還是第一回。

聞言,江阮阮停下腳步,禮貌地頷首道謝。

“既然來了,就彆躲著了,我爺爺等著你呢!”秦宇馳看出她想躲清閒的心思,開口邀請。

見他拉了老爺子出來說事,江阮阮也隻好答應下來,頂著四周各異的目光,改道去了老爺子身邊,向老爺子問了聲好。

老爺子笑得分外親切,把她留在身邊寒暄。

看到江阮阮跟秦家這麼親近,眾人更是猜測紛紛。

另一邊,厲薄深從公司出來,正準備到秦家赴宴,突然接到了自家母親的電話。

“下班了嗎?順便過來接我一趟,我在‘霓裳’這邊做造型。”

厲薄深看了眼時間,答應下來。

霓裳是厲家世交林家的產業,主做禮服、旗西裝等,從上個世紀傳承下來的手藝,成品價格不菲,在海城更是備受上流社會的追捧。

林家各個從事設計服裝行業的,都是行業裡的領軍人物,即使是年輕一輩,也是行業裡的佼佼者。

厲家每逢參加重大活動,衣服都是在這裡定製。

因此,宋媛說自己在霓裳做造型,厲薄深也冇有多想。

到了後,霓裳的負責人親自迎著他進去。

宋媛已經做好造型,正在一邊坐著,見他進來,卻也冇有起身,隻道:“坐下等等吧。”

厲薄深不解,“您不是已經做好了嗎?現在時間也不早了。”

宋媛不置可否地朝著裡麵的隔間揚了揚下巴,“等等薇寧。”

聞言,厲薄深的眉心猛地擰了起來。

如果他冇有猜錯,母親分明就是故意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