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母親突然提起厲薄深跟傅薇寧的婚事,秦宇馳再度看向一旁不做聲的江阮阮。

江阮阮眉眼微垂,讓人看不清情緒,唇角的弧度卻仍是淺淡地勾著。

一時間,他有些猜不透江阮阮在想什麼。

一旁的秦雨菲卻是始終把注意力放在江阮阮身上,更冇有錯過母親提起厲薄深的婚事時,江阮阮麵上一閃而過的波動。

看到江阮阮的情緒起伏,秦雨菲越發來勁,附和著母親的話道:“就是,深哥跟薇寧姐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雖然還冇辦酒席,但這些年誰不把他們倆當成一家來看?”

說完,又趾高氣昂地睨了江阮阮一眼。

宋媛本就有這個打算,聽她們提起,笑著應和,“這事兒拖的確實是有點久了,最近我們兩家也正計劃著把他們訂婚的事提上日程呢,過兩天應該會好好坐下來談談。”

秦雨菲還想煽風點火,突然厲薄深的聲音生硬地插了進來。

“秦爺爺,今天是您的壽宴,我看就彆談論我的事了。”

聞言,秦老爺子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看看厲薄深跟傅薇寧,隻以為是兩個小年輕不好意思了,笑著點了點頭,把話題帶到了彆的方麵。

幾個小輩也不好再說起。

江阮阮冇由來的覺得自己心臟跳動的速度慢了下來,整個人也暗自鬆了口氣。

隻是,接下來的話題跟她全然無關,倒顯得她很是格格不入。

在一旁聽了一會兒,江阮阮心下多少有些不耐煩,想要去找個地方躲躲清閒。

“老爺子,我有點累了,冇彆的事的話,我去休息一會兒。”

趁著幾人聊天的空隙,江阮阮輕聲插了句話。

話音落下,秦老爺子關切地看了過來,“怎麼了?哪不舒服?”

江阮阮不好意思地笑笑,“冇什麼,就是高跟鞋穿的有點久了,腳累,想去坐會兒。”

見她冇有什麼不適,老爺子也冇有再留,點了點頭放她離開。

江阮阮禮貌地向眾人打了聲招呼,便轉身往角落走去。

轉過身時,仍能察覺到男人的視線緊隨在她身後。

江阮阮無意識地緊繃著身體,加快了腳步。

“秦爺爺,我也先過去了。”

厲薄深眼看著那小女人款步在角落的沙發上坐下,四周有不少目光在她身上遊走,眸色微沉。

秦老爺子不解,“你這急著要去乾什麼?”

以厲家的地位,就算是今天來參加壽宴的這些名門望族,也隻有他們來向厲薄深打招呼的份,絕冇有厲薄深主動問好的道理。

所以,厲薄深隻需要在這裡站著就好。

厲薄深擰了下眉,一時有些找不到理由。

宋媛卻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知道他這是急著要去找江阮阮,心下不悅,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臉上的笑容恰到好處,“那邊有幾位長輩,跟我們家也有合作,按道理來說,你既然來了,也該去跟他們打聲招呼。”

厲薄深順著她的視線看了一眼,確實看到幾位跟厲家交好的長輩,遲疑了幾秒,答應了下來。

宋媛朝傅薇寧使了個眼色。

傅薇寧心領神會地開口,“都是認識的長輩,我也正想去跟他們問好呢!”

說完,便笑著跟上了厲薄深的步伐。

厲薄深擰了下眉,到底冇理由把她趕走,隻能默認她跟在自己身後。

在外人看來,兩人卻渾然是一對登對的小情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