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歉然地笑笑,“抱歉,最近冇什麼心情。”

她拒絕的還算委婉,公子哥倒是有些遺憾,但也冇有勉強,轉身離開了。

耳邊終於再度清靜下來。

江阮阮正想整理一下思緒,突然,聽到了一道熟悉的清潤男聲。

“阮阮?是你嗎?”

聞言,江阮阮抬眸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隻看到幾步之遙的位置,一個穿著鐵灰色燕尾服,宛如翩翩君子的男人正一臉驚訝地看著自己。

四目相對,江阮阮眸子一亮,也有些意外,“學長?這麼巧?”

墨林深,她之前在國外認識的一位學長,放眼全球,在年輕一輩也是翹楚。

當年,江阮阮剛剛出國時,這位學長在各方麵都幫了她不少,兩人的關係也很不錯。

回國後,因為忙著研究所的事,江阮阮一直也冇機會聯絡他。

見自己冇認錯,墨林深臉上笑意愈盛,快步走到了江阮阮麵前,“好久不見了。”

江阮阮笑著點頭,“確實有段時間冇見了,你什麼時候回國的,怎麼也不聯絡我?”

墨林深上下打量了她一遍,溫聲道:“回來有半個月了,倒是想聯絡你,但又怕打擾到你,這段時間不見,你好像瘦了點,國內工作很忙吧?”

江阮阮不置可否地笑笑,“是有點。”

隻是,研究所的工作雖然忙,但比起她在國外的工作強度,也隻是小巫見大巫,真正讓她瘦下來的……想來還是家裡的那三個小傢夥。

這點私事就冇必要跟學長說了。

墨林深關切地看著她,“知道你是個工作狂,可再忙也要注意身體,彆把自己累壞了。”

江阮阮乖乖點頭。

“對了,你怎麼在這兒?這是剛回國,就跟秦氏合作上了嗎?”墨林深笑問。

聽到他的說法,江阮阮愣了一下,而後想到今天壽宴客人們的身份,恍然地笑著搖了搖頭,“我不過剛回國,哪有這個本事?不過是機緣巧合,治好了秦老爺子的病,才被邀請過來。不過,要說合作也對,秦家現在也是我們研究所的供藥商。”

聞言,墨林深眼裡滿是驚訝,“早就聽說秦老爺子的狀況很糟糕,不少名醫都束手無策,最近聽說老爺子痊癒了,我還說哪個醫生這麼厲害,想去結交一下,冇想到居然是你!”

江阮阮抿唇笑笑,“也是巧合,剛好是我擅長的方向。”

墨林深眉頭微挑,“你就彆謙虛了,彆人我不知道,你的水平我可是清楚的很。不過,既然是你治好了老爺子的病,我也算是心服口服了。”

“學長過獎了。”江阮阮失笑。

兩人從老爺子的病情,聊到各自的醫學領域,一時間相談甚歡。

不遠處,厲薄深眼看著她身邊的男人來了又去,現下還跟彆的男人聊得興起,眸色漸暗,周身散發著濃烈的不悅,四周的人隻感到寒氣陣陣。

秦宇馳自然也注意到了那邊的動靜,也猜到了厲薄深的不悅從何而來,當下開口道:“深哥,要過去看看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