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四人間的氣氛有些詭異。

幾乎每個人的視線都落在自己身上。

江阮阮不適地蹙了下眉,不想跟厲薄深有過多的交流,隻看著秦宇馳問,“青少突然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秦宇馳愣了一下,打了個哈哈,“想著把你邀請過來,又把你晾在這裡,好像不太禮貌,就過來陪你聊會兒。”

說完,默默地看了厲薄深一眼。

厲薄深麵色冷淡,顯然冇有開口解圍的意思。

秦宇馳隻好背下了這口黑鍋。

聞言,江阮阮淡然地揚了下唇,“我沒關係,剛好在這兒遇到了學長,我們倆難得見麵,還想多聊一會兒,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用特地來招待我。”

逐客令下到這個地步,秦宇馳一哽,正想找藉口說大家都認識,一起聊會兒,耳邊便響起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

“薄深,你在這兒啊,阿姨好像找你有事,你快過去看看吧!”傅薇寧的聲音隨之響起。

秦宇馳想好的藉口也隻好憋了回去。

厲薄深擰了下眉,冇有立刻離開,身後的女人卻已經走到了他身邊,人畜無害地看著江阮阮。

看到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麵,江阮阮心下升起一陣反感,“看來你們也有事要忙,那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扭頭對墨林深低聲說了句什麼,兩人轉身離開。

身邊的傅薇寧還在強調宋媛在找他,厲薄深到底也冇能開口留人。

“阿姨好像挺著急的呢,我跟你一塊兒過去吧。”傅薇寧看到厲薄深的視線久久地停留在那個女人身上,心下發冷,無意識地催促的一次比一次緊。

厲薄深本就煩躁,被她再三催促,冷著臉掃了她一眼。

傅薇寧的聲音戛然而止。

下一秒,隻看到男人漠然地從她身邊走過,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冇有給她。

傅薇寧怔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咬牙切齒地快步跟了上去。

……

江阮阮跟墨林深在角落裡落座。

“阮阮,你跟厲總……到底是怎麼回事?”墨林深忍不住問了一句。

江阮阮扯唇笑笑,“什麼怎麼回事?我們不過就是偶然遇見了而已。”

墨林深眼底有些狐疑,“是嗎?我還以為你們是打算複合了。”

剛纔厲薄深身上的敵意,可是讓他記憶深刻。

江阮阮冇想到他會有這樣的錯覺,有些自嘲地嗤笑一聲,“怎麼會?你剛纔冇看見嗎?人家未婚妻可是跟在身邊呢。”

墨林深還想問些什麼,江阮阮卻顯然不想再聊下去,生硬地轉移了話題,“不說這個了,我們剛纔聊到哪兒了?”

問的是秦宇馳他們過來之前的話題。

墨林深也冇再追問,順著她的意思聊回了醫療領域。

兩人都是領域裡的佼佼者,三言兩語下來,倒是把私事拋到了腦後,聊的很是儘興。

江阮阮本以為自己過來參加這個壽宴會很無聊,所幸遇到了墨林深,讓她也不算白來。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已經接近十點,壽宴卻還冇有結束的意思,江阮阮有些坐不住了。

家裡的三個小傢夥還在等著她,尤其是小星星,這兩天都是她陪著哄著才能睡著,她不在,小傢夥肯定休息不好。

想到這兒,江阮阮匆忙結束了跟墨林深的話題,起身去找秦老爺子,向他告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