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捱到了江阮阮家門口。

路謙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踩了刹車,下車給兩人打開車門,眼看著他們的身影進了彆墅,才長長地鬆了口氣。

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每次自家爺跟少夫人呆在一起的時候,氣氛都不太愉快……

“媽咪!你回來啦!”

江阮阮剛一進門,三個小傢夥便甜甜的笑著迎了上來。

三個小傢夥都是第一次看到江阮阮的這身打扮,暮暮嘴甜道:“媽咪今天真漂亮!”

江阮阮看到三個小傢夥,心情好了大半,聽到這話,唇角輕揚,“謝謝寶貝。”

朝朝正準備開口說些什麼,卻看到門口又進來一個人。

看到來人,朝朝嘴角的弧度壓了下去,禮貌又疏離地問了句好,“叔叔好。”

聞言,暮暮才注意到後麵的人,看到厲薄深的樣子,眼裡劃過一抹嚮往,而後乖乖地向他打了聲招呼。

厲薄深對兩個小傢夥微微頷首。

說是來看小星星,但厲薄深的視線也隻是從小星星身上一掃而過,最後還是落在了江阮阮身上。

朝朝跟暮暮聞到酒味,關心地看著自家媽咪,“媽咪,你是不是喝酒了?頭疼不疼?”

江阮阮暖心地笑笑,“喝了一點,冇什麼感覺。”

儘管她這麼說,兩個小傢夥還是不放心地動了起來。

朝朝跑去醫藥箱裡拿瞭解酒藥,暮暮則是貼心地倒好了水,放在茶幾上,小星星很快加入了他們的節奏,扶著江阮阮在沙發上落座。

江阮阮被三個小傢夥照顧的無微不至,剛纔的負麵情緒也儘數被拋到了腦後。

看著媽咪吃下解酒藥,朝朝猶豫了一下,扭頭看向還站在門口的男人,“你也喝酒了吧?”

厲薄深眉頭微挑,沉聲道:“喝了一點。”

朝朝看看手裡的藥,再看看門口的男人,遲疑著走了過去,“要吃嗎?”

厲薄深眸色微暖,俯身從小傢夥手裡接過藥,“謝謝。”

朝朝抿著嘴巴冇有迴應。

等朝朝把解酒藥放回去,再回到江阮阮身邊,江阮阮摸摸三個小傢夥的腦袋,關心道:“晚上在家玩什麼了?”

提起他們晚上做的事,暮暮激動起來,抓著江阮阮的胳膊讓她起身。

江阮阮好奇地起身,跟著小傢夥到了地毯旁。

隻看到一個近一米高的樂高搭成的童話城堡立在上麵。

“我們把城堡建好了!”暮暮興奮地跑過去向她炫耀。

一旁的朝朝跟小星星也是一臉高興。

江阮阮仔細地打量了一會兒,眼裡滿是詫異。

這個城堡是小星星來了之後,她照顧小星星是個女孩,可能會不喜歡朝朝跟暮暮之前的那些玩具,纔買來讓他們一起搭的,算起來,也不過纔買了一週。

一共兩萬多塊樂高,小傢夥們居然這麼快就拚完了。

“寶貝們真厲害!”江阮阮笑著誇讚。

聽到她的誇獎,三個小傢夥更是興奮。

小星星邁著小短腿跑到了城堡旁邊,用小手指著城堡左側的小房間,扭頭看向江阮阮,眸子亮晶晶的,滿臉期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