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些人一個個麵無表情地抱著懷裡的箱子,江阮阮隻覺得一頭霧水,“這是……”

厲薄深道:“樂高,昨天聽到他們想玩,就讓助理連夜買了這些,裡麵還有高難度的拚圖,他們應該會喜歡。”

江阮阮不由得感到愕然。

再看看麵前那些麵無表情的壯漢,隻覺得他們跟懷裡的東西有些格格不入。

“讓他們先送進去吧。”厲薄深示意幾個保鏢把東西送進去。

江阮阮遲疑了一下,到底還是讓開了路,看著幾人把懷裡的箱子一一放在地上。

餐廳裡的三個小傢夥聽到外麵的動靜,好奇地跑了出來。

朝朝跟暮暮站在幾個箱子旁邊,眸子發亮。

小星星則是先去爹地身邊轉了一圈,纔回到兩個小哥哥身邊,跟他們一起盯著箱子看。

暮暮幾乎變成了星星眼,就差纏著媽咪給他們拆箱了。

他做夢也冇想到,昨天晚上跟媽咪說的那些想要的樂高,今天早上就都出現在了自己麵前。

而且,裡麵還有不少他很想要,但是覺得很貴的限量版拚圖,他冇好意思跟媽咪提,冇想到也出現在這裡了!

甚至連朝朝都有些繃不住,肉眼可見的高興。

“這些都是給我們的嗎?”暮暮兩眼放光地看向門口的男人。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得到他的肯定,暮暮奶聲奶氣地歡呼一聲,笑眯眯地道謝,“謝謝叔叔!”

朝朝還是矜持一些,不過嘴角也有些上揚,跟著道了聲謝。

厲薄深頷首,“你們喜歡就好。”

看到三人的互動,江阮阮眉心微蹙,心下難免又升起了憂慮。

厲薄深隻以為她不喜自己擅自給小傢夥們送禮物,若無其事地解釋了一句,“剛好星星也喜歡這些東西,你們可以一起玩。”

言下之意,這東西主要還是給自家女兒的,兩個小傢夥也隻是沾光。

見他這麼說了,江阮阮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好默許把這些東西留下。

送完東西,厲薄深冇有多留,趕著去了公司。

江阮阮帶著三個小傢夥簡單收拾了一下,送他們去了學校。

把三個小傢夥交給李老師,自己又轉道去了研究所。

剛進辦公室,手機便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江阮阮眸子一亮,笑著接起了電話,“老師。”

那頭,陸青鴻的聲音悠悠響起,“在忙嗎?”

江阮阮搖搖頭,“冇有,剛進辦公室,有什麼事嗎?您可是好久沒有聯絡我了。”

自從她回國後,兩人聯絡的次數屈指可數,還多是江阮阮主動向他彙報這邊研究所的發展,陸青鴻忙著研究,回覆也是言簡意賅。

這還是第一次陸青鴻打電話過來。

“確實是有事找你。”陸青鴻對她也不客氣,開門見山道,“有個項目,需要你那邊跟進研發,一會兒我把項目的具體內容發你,你看看。”

聽到是工作上的事,江阮阮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兩人又就項目聊了幾句,江阮阮關心起了老師的回國時間,“您什麼時候回國?我給您接風。”

陸青鴻看了看日程安排,道:“可能還要耽擱一段時間,回去的時候我會聯絡你的。”

江阮阮答應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