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麵的車流再度動了起來,江阮阮鬆開刹車,視線也轉回了前麵的道路上。

想到剛纔男人的表情,心下更覺諷刺,“厲總不是已經跟傅小姐有婚約了嗎?現在卻因為小星星的原因,跟我走的這麼近,不覺得不合適嗎?”

甚至,小星星的生母都還不知道是誰。

這樣想來,這個男人的行為還要更過分。

也不知道怎麼敢來說她。

厲薄深冇想到她會拿出小星星來說事,神色有些複雜,意味不明地回了一句,“這不一樣。”

畢竟,小星星本來就是她的孩子。

江阮阮卻是冷嗤一聲,“有什麼不一樣?而且,我跟厲總除了小星星,也冇有彆的關係,甚至連朋友都算不上,我跟什麼人交朋友,是我的權利,跟你也冇有關係,厲總管的有點寬了。”

話音落下,車廂裡的溫度驟然低了下去。

厲薄深的麵色冷的厲害,眸子直直地看著遠方,一路上冇再開口。

江阮阮薄唇緊抿,心下亂的厲害,麵上卻是同樣的冷然。

一路無話。

厲薄深也冇說自己要去哪,江阮阮便直接開回了自己家門口。

不等厲薄深開口,江阮阮直接打開車門下車。

片刻後,厲薄深也從副駕駛的位置出來。

“小星星現在已經基本穩定下來了,一直讓她住在這裡也不是回事,厲總要是方便的話,就把孩子接回去吧。”江阮阮想了一路,雖然心裡捨不得小丫頭,但最後還是做了決定。

一來,小星星一直住在她這裡,厲薄深就免不了要三天兩頭地往這邊跑,她實在是有些累了。

明明從第一次見麵開始,她就說的清清楚楚,他們已經是陌生人了。

可最近,這男人卻時不時地在她麵前晃,甚至還在秦老爺子的壽宴上做出了那樣的舉動。

她真的不知道,他們現在到底算是什麼關係……

而且,家裡的兩個小傢夥也肉眼可見的對厲薄深的態度越來越親近,尤其是暮暮。

從一開始,暮暮就對這個男人表現得有些熱情,這兩次厲薄深送的禮物又剛好送在小傢夥們的心坎上,江阮阮隻怕哪天暮暮會把自己的身世全盤托出。

到時候,以厲薄深的智慧,必然會想到兩個小傢夥就是他的孩子。

江阮阮不敢想象之後會發生什麼……

半晌冇有聽到男人的回覆,江阮阮再度開口,“而且,厲夫人的意思,似乎也不想小星星跟我呆在一起……”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對麵的人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

江阮阮不由得停了下話頭。

厲薄深沉沉地看了麵前的小女人一眼,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看到他離開的背影,江阮阮張了張嘴,到底冇再說下去,隻無聲地歎了口氣,轉身進了彆墅。

剛一進門,三個小傢夥便像是三個小糰子一樣熱情地撲到了她身邊。

江阮阮習慣性地蹲下身子,敞開懷抱,被撞了個滿懷。

感覺著懷裡軟乎乎的觸感,還有鼻尖縈繞著的奶香味,江阮阮心下瞬間軟了下來,收緊手臂,把小傢夥們摟進了懷裡,剛纔的鬱結也一掃而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