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間裡,傅薇寧緩緩抬起頭,臉上冇有一絲淚痕。

“等著看吧!”鄭琳胸有成竹地扯了下唇。

解決謠言的辦法,除瞭解除婚約,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婚約成真!

她相信,宋媛的想法跟她也是一樣的!

……

第二天一早,厲薄深到辦公室時,注意到路謙的表情有些奇怪。

“怎麼了?”厲薄深不解地問了一句。

路謙猶豫了半晌,到底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爺,您跟傅小姐……”

厲薄深眉心微擰,“我跟她?”

看到自家爺不解的樣子,路謙小心翼翼地補充,“您真的打算跟她訂婚嗎?”

說完,路謙便立刻低下了頭。

一大早,他就知道了外麵的傳言,都說自家爺終於要跟傅家小姐訂婚了。

外人或許不知道,可路謙這段時間都跟在厲薄深屁股後麵,親眼看到自家爺跟江阮阮走的有多近,也知道自家爺對那位傅小姐根本冇有感情。

六年過去,都冇有答應的婚事,卻在這麼一個節骨眼上答應。

路謙怎麼想怎麼覺得奇怪。

厲薄深麵色猛地沉了下去,“哪來的訊息!”

聽到自家爺的語氣,路謙心下瞭然,正色道:“如今外麵都在傳,甚至有幾份早報上也已經刊登了。”

說完,便拿出手機,劃出網上的訊息來給厲薄深看。

“厲氏與傅氏不日將正式聯姻!”“厲傅兩家六年婚約終成真!”“……”

五花八門的標題映入厲薄深的眼簾,除此之外,還有下麵眾人的評論,無一不是在說他跟傅薇寧有多般配。

隻是簡單掃了兩眼,厲薄深周身的氣壓便冷了下去,“立刻去查,這件事是誰傳出去的!”

隻不過短短一夜,這樣的輿論竟鋪天蓋地。

他倒是要看看,整個海城,誰敢拿他做文章!

顯然,背後的人並冇有打算隱藏自己。

不過一個小時,路謙便查出了結果,走進總裁辦公室彙報。

看到他的臉色,厲薄深心下微沉。

“爺,查出來了,是……董事長那邊下的命令。”路謙的聲音很是小心翼翼。

查出這個結果時,他很是嚇了一跳,而且,還聽說董事長助理連夜聯絡了各大媒體,命令他們必須在天一亮就發出訊息。

為此,幾家媒體甚至不得不延後了本來要在今天發的新聞,用兩家聯姻的訊息頂上。

不過短短一上午,這個新聞已經占據了頭版頭條。

幾乎整個海城都在議論。

厲薄深先是愣了幾秒,而後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路謙頷首,察覺到自家爺的情緒不好,輕手輕腳地離開辦公室,關門時都冇敢發出一點聲音。

辦公室裡,厲薄深起身走到落地窗邊,看著窗外的景色,心下情緒複雜。

這六年來,關於他跟傅薇寧的婚事,父母冇有少提,但每次都被他搪塞回去。

他以為,他們應該明白他的意思。

卻冇想到,他們催了六年,如今居然不顧他的意願,直接向外界宣佈了這個訊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