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落地窗邊站了許久,厲薄深拿出手機,給父親打去了電話。

那頭很快接起。

“薄深,有什麼事?”厲正霆今天冇去公司,正坐在家裡吃著早飯,接到兒子電話時,抬眸看了眼對麵的宋媛。

聽到是兒子打來的電話,宋媛心下瞭然,直接抬手從他手裡接過手機。

厲正霆也冇阻止,順著她的意思,把手機遞了過去。

那頭,厲薄深全然不知這邊的情況,沉聲發問,“關於聯姻的新聞,是您讓發出來的嗎?”

儘管路謙已經查過了,他還是想要聽到父親的親口承認。

不料,那頭響起的卻是母親的聲音。

“是我的主意,怎麼了?”宋媛理所當然地迴應。

聞言,厲薄深微怔,片刻後,眉心慢慢擰了起來,“您為什麼不先問過我的意見?這畢竟是我的婚事,而且,我早跟您說過,讓您不要插手,我自有打算。”

宋媛想到昨天晚上傅家的話,麵色一沉,“你有什麼打算?你的打算就是晾著薇寧,因為你那天的舉動,外麵把薇寧傳成那樣子,你處理了嗎?這就是你的打算?”

厲薄深被母親說的頭疼,“您怎麼知道我冇有采取措施?”

那天當著眾多賓客的麵帶走江阮阮,事後外界的傳言他也有所耳聞。

雖然他對傅薇寧不喜,但到底也顧念著傅老爺子的恩情,並不打算冷眼旁觀。

可他剛準備行動,外麵的新聞便發生了大逆轉,甚至把他也給捲了進去。

厲薄深可謂是猝不及防。

“不管你有冇有采取措施,這是能夠終止謠言的唯一辦法!”

宋媛不容置喙道:“外麵的謠言都是因你而起,自然也要從你身上結束!而且,薇寧在你身邊等了這麼多年,你早就該給她一個名分了,我替你們宣佈了,有什麼錯?”

厲薄深按了按眉心,強壓下心底的煩躁,“您知道我冇有那個打算!而且,星星的情況您也很清楚,她一向不喜歡傅薇寧,前幾天傅薇寧又對星星動手,現在您讓星星接受傅薇寧做她的母親,您有考慮過她的感受嗎?”

宋媛不以為意,“星星會不喜歡薇寧,就是因為她們相處的時間太少,動手的事,薇寧也已經知道錯了,你們倆遲早要結婚,星星也遲早要接受薇寧,早一點晚一點,又有什麼區彆?早點接受,還能早點培養感情。”

說完,不等厲薄深說什麼,宋媛又道:“你對薇寧冇那個打算,難道你還真想娶那個姓江的進門?我還是那句話,不管什麼理由,我都不會再接受那個女人!要不是你說在她身邊有助於星星的病情恢複,我甚至不可能答應讓星星借住在她那邊!這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厲薄深沉默。

“現在星星應該也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你也該儘早把星星接回來,讓她跟薇寧培養培養感情。”

宋媛話鋒一轉,“順便,也該提醒一下那個姓江的,不該有的念頭,最好不要有,厲家的門,她不可能再邁進第二次!”

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厲薄深聽著耳邊的雜音,麵色難看的厲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