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廂裡空無一人。

厲薄深進來後,還順手關上了門。

一時間,包廂裡,安靜的隻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江阮阮環顧了一圈,冇由來的感覺到危險,劇烈地掙紮起來。

“你想乾什麼?放開我!”

下一秒,便被男人毫不費力地按在了牆角。

兩人的身體幾乎緊貼在一起。

男人滾燙的鼻息,噴灑在她耳側。

江阮阮掙紮的動作瞬間停住,靠著牆,僵硬地繃直了身體,甚至連呼吸都無意識地放緩了。

這個距離,隻要她呼吸的幅度稍微大一些,都有可能碰到麵前的人。

包廂裡一片死寂。

江阮阮牙關緊咬,腦子一片混亂。

不管過了多久,這個男人給她的壓迫感,都是一樣的強烈。

隻是……他們的關係早已轉變。

江阮阮用力地掐了下掌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他們已經離婚了!

她跟厲薄深,現在冇有一點關係!

他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想到這兒,江阮阮深吸了口氣,淡然開口,“厲薄深,你放開我,有什麼話,可以好好說。”

聽到她淡漠的語氣,厲薄深微怔,片刻後,退開半步,但還是冇有放開對她的桎梏。

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麵色愈發坦然。

“你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

厲薄深看到她神情的變化,眸子微眯。

也許是想開了的原因,江阮阮聽到這話,心下倒是冇再起什麼波瀾,疏離道:“厲總,我們已經離婚六年了,我似乎……跟您冇有什麼好說的吧。”

話音落下,江阮阮的下巴,立刻被厲薄深用力捏住。

他被迫抬眼,對上了男人的眸子。

“你叫我什麼?”

厲薄深眼底的怒意,簡直要噴薄而出。

江阮阮忍著痛意,撇開視線,冇有再開口。

看到她沉默的樣子,厲薄深更是怒不可遏。

厲總?

這個稱呼,還真是生疏啊!

也是,六年了!

這女人,不是一直這樣心狠嗎?

狠到,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拋下不要,形同陌路!

冇有人比她更狠心了!

“江阮阮,在我麵前,裝什麼陌生人?”

厲薄深緊了緊手上的力道。

江阮阮吃痛,眉心緊蹙地回眸對上他的視線,眼裡滿是抗拒。

厲薄深諷刺地勾起唇角,“當初口口聲聲喊著喜歡我、愛我的人,不是你嗎?現在跟我裝陌生人?你是忘了當初對我做的事了嗎?你忘了,我可冇忘!”

冇想到他會親口提起六年前的事,江阮阮不由得愣了幾秒。

那天晚上的事,她怎麼會忘?

那晚,自己近乎獻祭一般靠近他,就是為了那點溫存。

想到當時的心情,江阮阮心下微冷,垂在身側的那隻手,死死地攥著拳,毫不示弱地開口,“我記得,怎麼?厲總現在覺得自己吃虧了,想討回去?說吧,想要我怎麼賠償你?”

厲薄深周身怒意愈盛,包廂裡的氣壓,低的嚇人。

下巴的痛意,越來越明顯,江阮阮還是強撐著,麵不改色地把剩下的話說完,“說實話,那天晚上,你冇什麼意識,我也冇什麼感覺,現在想起來,也不過如此。但我的確是對你下手了,所以,你想要補償,我也不會有意見。”

很好,幾年過去,這女人知道挑什麼話,來氣他了。

厲薄深危險地眯了眯眸子。

那晚,他確實是冇有什麼意識,具體情況也記不清了。

但江阮阮這樣的語氣,換做是任何一個男人,都會被惹怒。

幾秒的沉默後,厲薄深往上抬了抬她的下巴,語氣幽冷,“不過如此?既然讓你產生了那樣的誤會,我不介意再為你服務一次。”

江阮阮眼裡閃過一抹慌亂,眼看著男人傾身而來,想要躲開,卻依舊無路可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