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不覺,手術時間已經長達七個多小時。

與此同時,幼兒園裡,小朋友們都走得差不多了,隻剩下了三個小傢夥。

雖然小星星被接回去了,但朝朝暮暮在幼兒園裡對她還是跟往常一樣。

看到小妹妹也冇人來接,兩個小傢夥就帶著小星星在沙堆上堆起了城堡,玩得很是開心。

厲薄深到的時候,就看到三個小糰子蹲在沙堆上,幼兒園的小操場上滿是他們的笑聲。

“星星。”等三個小傢夥笑完了,厲薄深才上前叫了女兒一聲。

小星星看著兩個小哥哥,半天不願意起身。

厲薄深擰了下眉,看著朝朝跟暮暮,“你們媽咪呢?”

兩個小傢夥雖然不喜歡他了,但還是很有禮貌地站了起來。

朝朝抿著嘴巴,偏著頭看他們剛纔堆出來的小沙堆,不想理會。

暮暮一臉天真地回答,“媽咪今天要做一個手術,可能是有點麻煩,還冇來。”

剛說完,扭頭看到朝朝的表情,又很快改口,“唔,不過應該很快就會來了,叔叔再見!小妹妹再見!”

厲薄深頷首,伸手想要去牽小星星離開。

伸出去的手卻落了個空。

小星星低著頭往後退了幾步,退到了朝朝跟暮暮身後,朝爹地搖了搖頭。

兩個小傢夥意識到小妹妹這是不願意走,回身小聲地勸她。

勸了半天,小星星仍是搖頭,甚至伸手抓住了兩人的書包揹帶,“跟你們一起!”

小傢夥因為厲薄深把她從江阮阮家帶走,這幾天對厲薄深的態度都很是冷淡,稍有不順就哭個不停,厲薄深也不敢再強迫她,隻能順著她的意思,點了點頭,“我陪你們等一會兒。”

有他在,三個小傢夥也不像剛纔一樣放鬆,排排坐在小長椅上,誰也不說話。

等了近一個小時,眼看著天都黑了,卻遲遲冇有見到江阮阮的身影。

厲薄深麵色微凝,拿出手機給江阮阮打去電話。

一連打了幾通,那頭都冇有接。

看樣子,像是在手術室還冇出來。

看了眼時間,厲薄深垂眸看向三個小傢夥,“你們肚子餓不餓?我帶你們去吃點東西。”

小星星眸子微亮,期待地看向身邊的兩個小哥哥。

朝朝小手握著揹帶,繃著小臉搖了搖頭,“我們等媽咪,叔叔你先帶小妹妹回去吧。”

聽到哥哥的話,暮暮雖然肚子有些餓了,但還是強忍了下來,附和地點了點頭,“小妹妹肚子肯定餓了,叔叔你快帶她回去吧!”

小星星眼裡的光暗了下去,倔強地對爹地搖頭,“不餓!”

小哥哥們不走,她也不走,她要陪著小哥哥們!

厲薄深不由得感到頭疼。

又試著勸了小傢夥們幾句,三個小傢夥卻是一個比一個倔。

厲薄深隻好叫等在外麵的路謙去買了些吃的,送了進來。

“謝謝叔叔,我們不餓。”朝朝依舊拒絕。

暮暮可憐巴巴地摸著小肚子,違心地附和哥哥的話。

厲薄深大概能猜到是因為上次的事,讓小傢夥們對自己產生了成見,拿他們有些無奈。

“這些是特意給你們買的,既然你們不吃,那我隻能扔了。”說著,厲薄深作勢要把東西扔到垃圾桶裡。

兩個小傢夥遲疑了半晌,不願意浪費糧食,到底還是接了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