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從手術室出來時,天已經黑了下來。

看到外麵的天色,江阮阮猛地想起自己似乎是錯過了接小傢夥們的時間,隻來得及換了身衣服,便匆忙開車趕往幼兒園。

走進幼兒園的大門,遠遠地隻看到路燈下,男人單手插兜站在長椅邊,三個小傢夥則圍在一起,一人手裡拿著個漢堡,低頭吃的認真。

見狀,江阮阮不由得腳步微頓。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男人抬眸看了過來,而後低頭對小傢夥們說了句什麼。

三個小傢夥不約而同地抬頭看了過來,一手拿著手裡冇吃完的漢堡,跑到了她身邊。

江阮阮歉然地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對不起,媽咪來晚了。”

朝朝跟暮暮早就習慣了,聞言不大在意地搖了搖頭,反過來關心她,“媽咪,你忙到現在嗎?是不是很累啊?”

江阮阮安撫地笑笑,“一點都不累。”

話是這麼說,身體卻很是疲憊。

要不是惦記著兩個小傢夥,她怕是連抬胳膊的力氣都冇有了。

當初生兩個小傢夥的時候不太順利,生產過程中大出血,導致江阮阮的身體一直都很虛弱。

每次長時間的手術後,更是身心俱疲,要休息很久才能緩過來。

“星星怎麼……”江阮阮不解地看向小星星。

厲薄深明明已經來接她了,怎麼小傢夥還不走?

還是說,厲薄深是好心照顧朝朝跟暮暮?

想到這兒,江阮阮的心情有些複雜。

厲薄深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們身邊,聽到這話,沉聲回覆,“他們倆不走,星星也不走。”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一愣,而後心下劃過一抹自嘲。

“剛纔給你打了電話,你一直冇有接。”厲薄深又道。

江阮阮回過神來,起身對上男人的視線,臉上的笑有些勉強,“手機關機了,出了手術室纔看到,朝朝跟暮暮麻煩你了。”

看到她略顯蒼白的臉色,厲薄深眉心微擰,“應該的,畢竟你之前幫忙照顧了星星那麼長時間。”

兩人並冇有多少話可說,而且,江阮阮也確實是很累了,客套了兩句後,便疏離地對他點了點頭,“那我帶朝朝跟暮暮先回去了。”

兩個小傢夥禮貌地向厲薄深道彆。

小星星卻眼巴巴地看著江阮阮,捨不得她就這麼離開。

對上小傢夥的視線,江阮阮心下微軟,俯身摸了摸她的頭,“小星星也乖乖跟爹地回去吧,明天再跟小哥哥們玩。”

小傢夥這才乖乖點了點頭,奶聲奶氣地開口,“阿姨,再見。”

聽到小傢夥的小奶音,江阮阮心下更是柔軟,“明天見。”

說完,便起身牽著兩個小傢夥離開。

看著三人離開的背影,厲薄深眸色晦暗不明。

自從帶著星星迴去後,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麵。

這女人對他的態度,明顯又回到了最初時的疏離。

要不是因為他幫忙照顧了兩個小傢夥,她恐怕都不會跟自己說一句話。

小星星等了半晌,爹的卻一直站在原地不動,不解地晃了晃他的手臂。

厲薄深這纔回過神來,抱起小傢夥,大步往門外走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