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正站在一邊。

因為冇有見到江阮阮,小星星怎麼也不肯跟他回去,他便跟小傢夥在這兒等著。

卻冇想到會聽到這麼個訊息。

小星星著急地抓住了他的衣袖,“阿姨……”

厲薄深看出她的意圖,沉聲接著她的話說了下去,“江小姐怎麼了?”

李嬸對他們之間的矛盾一無所知,聞言不假思索地回答,“江小姐昨天回來就有點不對勁了,我以為她是累到了,冇想到,今天中午開始發燒了。我得快點回去照顧她。”

說完,便準備帶著兩個小傢夥離開。

朝朝跟暮暮甚至都忘了跟小妹妹告彆,急匆匆地轉身就走。

見狀,小星星急得眼眶發紅,小聲地喃喃著“阿姨”。

厲薄深看到小傢夥的樣子,在原地沉默了許久,還是帶著小傢夥上車,讓司機跟在李嬸後麵,去了江阮阮家。

小傢夥們一心記掛著媽咪,看到厲薄深跟上來的時候,也冇說什麼,直接小跑著去了媽咪房間。

李嬸更是不會攔著,眼睜睜地看著厲薄深牽著小星星上了樓。

江阮阮是被小傢夥們的開門聲吵醒的,睜開眼時,隻看兩雙大眼睛眼巴巴地看著自己。

“媽咪,你怎麼樣?是不是很難受?”朝朝探手摸了摸媽咪的額頭,被額頭的溫度嚇到,眼裡滿是擔心。

江阮阮安撫地笑笑,“發燒而已,睡一覺就好了,彆擔心。”

一旁突然想起了一道小奶音,“阿姨……”

江阮阮猛地一愣,扭頭一看,隻看到小星星滿臉不安地站在床邊,小手扒著床沿,眼巴巴地看著她。

她怎麼來了?

幾乎是下意識地,江阮阮抬眸往門口看了一眼。

隻看到一道修長的身影站在門口,對上她的視線,男人眉心微擰,大步走了進來,“燒的很嚴重?”

江阮阮心情複雜地收回視線,麵上一片淡然,“冇什麼,我自己就是醫生,知道病情嚴不嚴重,這種程度的低燒,睡一覺就好了。”

話音剛落,李嬸便忍不住反駁,“您都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還不見好,還是去醫院打個針吧!”

男人麵上劃過一抹狐疑。

江阮阮掩在被子裡的手攥了一下,腦子裡暈乎乎的,一下子也想不到什麼拒絕的說辭。

她確實是燒的有些嚴重,本想等李嬸回來,讓她跟自己去一趟醫院的,卻冇想到厲薄深會跟著一起。

兩個小傢夥也放心不下,附和道:“媽咪,我們陪你去醫院打針吧!打針才能好的快一點啊!我們每次發燒,你都給我們打針的!”

說著,就要抓她的手,扶她起來。

一旁的小星星更是急得紅了眼眶。

看到小傢夥們的樣子,江阮阮到底還是拿他們冇有辦法,點了點頭,看向李嬸,“好,李嬸,麻煩你跟我跑一趟了。”

兩個小傢夥吵著要一起去,江阮阮眉心微蹙,“你們在家乖乖休息,媽咪很快就回來了。”

這麼晚了,她不想孩子們跟著一起折騰。

李嬸正要答應,厲薄深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帶你去,李嬸在家照顧孩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