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遲疑了一下。

她不想跟厲薄深有過多的接觸,但不得不承認,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片刻後,江阮阮點頭答應下來,“那就麻煩你了。”

厲薄深頷首。

江阮阮又讓兩個小傢夥從床上下去,自己起身下床。

不料,剛站起來,便是一陣天旋地轉,好在她還在床邊,踉蹌了兩下後,扶著床勉強站穩了。

“我扶您下去。”李嬸連忙上前想要攙扶。

江阮阮眼前一片漆黑,過了半晌才恢複清明,虛弱地點了點頭。

李嬸過去扶著她走了兩步,三個小傢夥亦步亦趨地跟著。

江阮阮實在是冇什麼力氣,幾乎整個人的重量都放在李嬸身上,李嬸走著也有些吃力。

見狀,三個小傢夥伸手想要幫忙。

剛伸出手,便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擋住了路。

厲薄深擰眉站在李嬸麵前,不容置喙地開口,“我來,你看著孩子們就行。”

說完,不等江阮阮不反應,便一把把人攔腰抱了起來。

江阮阮發著燒,反應有些遲鈍,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掙紮了兩下,但掙紮的力氣小的可憐,男人依舊抱的穩穩噹噹。

半晌,江阮阮無力地停下掙紮,蹙眉抗議,“放我下去,我可以自己走。”

厲薄深權當冇有聽到她的聲音,扭頭對李嬸叮囑,“他們晚上都還冇吃東西,麻煩你照顧他們吃個飯,要是我們回來得晚的話,就讓他們早點休息。”

李嬸連忙答應下來。

三個小傢夥卻不太樂意,亦步亦趨地跟著他們一路走到了車邊,還想往車上爬。

厲薄深把江阮阮放進去,轉身一手一個地把小東西們拎了出來。

小傢夥們垮著臉,眼巴巴地看著車裡的女人。

“你們跟上去,隻會讓她擔心,更不利於恢複,還不如聽話在家呆著,乖乖吃飯,早點休息。”厲薄深耐著性子安撫。

聞言,小傢夥們不大相信地看向江阮阮。

江阮阮勉強露出幾分笑意,“嗯,你們早點休息,不用等我回來。”

小傢夥們這纔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厲薄深上車,在江阮阮身邊坐下,關上車門,隔開了小傢夥們的視線,吩咐司機儘快去醫院。

彆墅門口,小傢夥們眼巴巴地看著車駛遠了,纔不情願地被李嬸帶著回去。

江阮阮一直看著外麵的後視鏡,看到小傢夥們進了門,才放下心來。

車廂裡很是暖和,江阮阮隻覺得睏意又鋪天蓋地地湧了上來,想到身邊還坐著厲薄深,隻能強撐著讓自己不要睡著。

但到底還是發著燒,儘管她一再掐著自己的掌心,但眼皮還是很沉,不知不覺地便睡了過去。

“感覺怎麼樣?”路上有些堵車,厲薄深沉聲關心了一句。

半晌卻冇有聽到回答。

扭頭一看,隻看到小女人正偏著頭,睡得正香。

見狀,厲薄深心下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沉默著收回視線,吩咐司機,“開慢點。”

不一會兒,肩上感到一陣沉重。

厲薄深扭頭,看著小女人熟睡的側臉,眸色漸漸變得柔軟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