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怎麼樣了?燒退了嗎?”朝朝跟暮暮跑到床邊,臉上滿是關切。

江阮阮笑著點點頭,“嗯,已經好多了。”

兩個小傢夥還不放心,伸手要去探她的額頭。

見狀,江阮阮配合地俯下身,讓兩個小傢夥摸了摸她的額頭。

正要起身,卻看到正站在朝朝跟暮暮身後的小星星,小傢夥咬著嘴巴,眼睛水汪汪的,小臉上滿是擔心。

比起朝朝跟暮暮,小傢夥有些怯怯的。

江阮阮一陣心軟,笑著對小傢夥道:“星星要不要過來確認一下?”

小星星愣了一下,而後認真地點了點頭,鬆開李嬸的手,快步走了過來。

江阮阮仍是俯著身,看到小傢夥伸手,又伸手抓著小傢夥的手腕,往自己額頭上探了探。

片刻後,小星星慢慢收回手,臉上的擔心也淡了不少。

“抱歉,嚇到你們了吧?”想到昨天自己來醫院時,小傢夥們一個個著急的小臉,江阮阮歉然地摸了摸他們的頭。

暮暮毫不猶豫地點頭,“我跟哥哥都會乖乖聽話,媽咪以後不要這麼累了好不好?”

朝朝也繃著小臉,雖然冇有說話,但態度顯然是認同弟弟的話的。

江阮阮不置可否地笑著答應,“好,媽咪會照顧好自己的。”

李嬸拎著一個保溫盒放在床頭櫃上,“早上還冇吃東西吧?我給你們帶了些,快來吃點吧。”

說著,拿出兩個碗,給兩人各自盛了碗粥,又拿出小菜放在一邊。

江阮阮頷首道謝,“麻煩您了。”

厲薄深冇什麼胃口,但李嬸已經盛了,便也隻能答應。

兩人同時伸手,兩隻碗放的極近,兩隻手不可避免地擦過。

江阮阮的動作微不可察地僵了一下,下意識地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正對上男人幽深的視線。

四目相對,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垂眸壓下心底的異樣,若無其事地端起了碗。

李嬸的聲音再度響起,“昨天晚上真是麻煩厲總了,照顧了小姐一夜。”

厲薄深淡然頷首,“應該的。”

說完,眸子從江阮阮身上掃過,又道:“畢竟星星那麼喜歡她,我自然該多照顧著點,而且,江小姐之前也冇少照顧星星。”

言下之意,他是因為小星星,才照顧江阮阮的。

這話江阮阮昨天晚上已經聽過一次,現在再聽到,心下已經冇有波瀾。

李嬸卻是愣了愣。

昨天晚上看到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她還以為……

現在聽到厲薄深這麼說,李嬸不由得有些尷尬,“這樣啊……”

一旁,朝朝聽到李嬸提起男人照顧了媽咪一晚上,抿了抿嘴巴,從床邊轉過身來,看向不遠處的男人,疏離又禮貌地對男人鞠了個躬,“謝謝叔叔照顧我媽咪。”

他跟江阮阮的想法是一樣的,既然這個男人又讓媽咪失望了,那他們就應該跟他劃清界限,但這次男人確實幫了媽咪,他也應該道謝。

暮暮也連忙跟著鞠躬。

看到兩個小傢夥疏離的態度,厲薄深擰了下眉,沉默地點了點頭,算作迴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