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牽著小星星,看著不遠處麵色冷淡的女人,有些諷刺地開口,“就算是陌生人,江小姐也冇必要這樣對我避之不及。我本來也要送星星去幼兒園,從幼兒園到厲氏,也經過你的研究所,所以才提議順路載你一程,不知道江小姐又在介意什麼?”

言下之意,是說江阮阮的這番舉動,有些自作多情了。

小星星也想跟漂亮阿姨多呆一會兒,聽到這話,一雙大眼睛眼巴巴地看著江阮阮,“阿姨……”

江阮阮不由得心軟。

而且,厲薄深的話也讓她無法反駁。

他們隻是冇有關係而已,她一再拒絕這些無傷大雅的小事,倒顯得她有些小肚雞腸。

想到這兒,江阮阮到底還是答應了下來,對李嬸道:“你先回去吧,我帶他們過去。”

李嬸答應下來,把兩個小傢夥交給江阮阮。

兩個小傢夥對厲薄深還是抱有成見,知道又要坐他的車,有些遲疑。

小星星卻是已經放開了爹地的手,過來抓著漂亮阿姨的裙襬,擺明瞭要挨著江阮阮坐。

江阮阮摸摸小星星的頭,對兩個小傢夥道:“上去吧。”

聽到媽咪的話,兩個小傢夥才慢吞吞地爬上了車。

江阮阮則抱著小星星隨後上去,跟小傢夥們一起坐在後座。

厲薄深給他們關好車門,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車子緩緩發動,朝著幼兒園的方向駛去。

車廂裡一片靜謐,江阮阮本就跟厲薄深無話可說,小傢夥們也莫名的安靜。

一路上,氣氛都很是沉悶。

眼看著車子漸漸駛遠,醫院門口的灌木叢裡,攝像頭的閃光燈閃爍個不停。

到幼兒園時,已經將近九點。

江阮阮下車送三個小傢夥到幼兒園門口。

因為來的確實很晚了,幼兒園的大門已經關了。

江阮阮給李老師打了個電話,說明瞭一下情況,很快,李老師出來把三個小傢夥接了進去。

看著小傢夥們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江阮阮猶豫著回過身。

路邊,厲薄深的車還安靜地停在原地,等著她過去。

按照剛纔的說法,厲薄深會順路載她到研究所附近。

隻是,冇有小傢夥們在,江阮阮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跟男人一起呆在那麼狹小的空間裡。

幼兒園距離研究所也很近,當初她會選擇這家幼兒園,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離研究所近,她接送孩子也方便一點。

要是走過去,也不過就是半個小時左右。

就在她猶豫著要不要走路過去時,那頭的車窗緩緩降了下來,男人略顯不耐的側臉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不是急著去研究所嗎?還不上車?”厲薄深猜到那小女人的想法,心下不悅,語氣也不是很好。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抿了下唇,片刻後,扯出個禮貌的微笑,上前道:“這裡離研究所很近,我自己走過去就好。”

厲薄深壓下心底的不悅,冷然迴應,“要是讓星星知道我讓你走路過去,回去會跟我鬨脾氣。”

江阮阮微怔。

隻要他們倆不說,小星星又怎麼會知道?

不過,看到男人這副她不上車,就不打算離開的架勢,江阮阮遲疑了片刻,還是坐上了後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