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媛跟厲薄深談過後,回到家裡,便第一時間聯絡了傅家。

因為那條新聞,傅薇寧不想再去公司聽員工們議論厲薄深跟照片裡的那個女人有多般配,這兩天便一直呆在家裡。

宋媛的電話打過來時,她就坐在旁邊。

“我已經跟薄深說過了,讓薇寧放心吧,以後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事了,安心等著訂婚吧!”那頭,宋媛的聲音緩緩響起。

鄭琳看了眼傅薇寧,示意她自己接話。

傅薇寧調整了一下情緒,乖巧道謝,“謝謝阿姨。”

聽到她的聲音,宋媛愣了愣,想到厲薄深說的,不打算跟她履行婚約的事,心下又是一陣歉然,“薇寧啊,這段時間委屈你了。”

傅薇寧麵色難看,說出的話仍舊懂事,“我沒關係的,阿姨,隻要能跟薄深在一起,我怎麼樣都可以。”

宋媛更是覺得對不起她,“你放心,無論如何,阿姨都隻認你一個兒媳,昨天的新聞,你也大可以放心,所有人都會以為照片裡的女人就是你,不會有人敢亂說什麼的。”

傅薇寧又是一番道謝。

一陣虛與委蛇後,終於掛斷了電話。

傅薇寧也終於能夠放下心來。

隻是,想到那兩張照片裡,厲薄深跟江阮阮親密無間的樣子,便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上次在秦老爺子的壽宴上,那個賤人已經讓她出了一次醜。

這次,又差點壞了她的好事!

看來,她必須得要好好教訓教訓那個賤人,讓她清楚一些自己的位置了!

想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傅薇寧踩著點等在了幼兒園門口。

眼看著江阮阮把兩個小傢夥送進了幼兒園,轉身上車時,緊跟在她身後,大步走過去,打開了她副駕駛的門。

江阮阮幾乎是本能地以為又是厲薄深,蹙眉看了過去,看到旁邊坐著的人時,麵色冷凝,“傅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傅薇寧扯唇,“冇什麼意思,不過就是想找江小姐聊聊,不知道江小姐有冇有時間?”

江阮阮大概能猜到她想要聊什麼,擰了下眉,“抱歉,我很忙,冇時間。”

“你都不知道我要聊什麼,就急著拒絕,難道說,江小姐自己也覺得心虛?”傅薇寧諷刺地睨著她。

聞言,江阮阮麵色一僵,扭頭迎上身邊那人的視線,“我上午有工作,隻有中午有時間,既然傅小姐提出要聊聊,那地方就由你定,中午我會過去。”

她會拒絕,隻是覺得自己已經跟厲薄深撇清了關係,關於厲薄深跟傅薇寧之間的事,她也不想再被捲進去。

但眼前這人說到了這個地步,退縮下去,隻會讓傅薇寧對她成見更甚,日後的麻煩也會更大。

倒不如乾脆把事情說清楚。

見她答應,傅薇寧也冇再多糾纏,打開車門下了車。

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江阮阮強壓下心底紛亂的情緒,發動車子,朝著研究所的方向駛去。

這兩天項目正進行到關鍵時刻,江阮阮早上幾乎忙的腳不沾地。

終於忙完,一看手機,距離傅薇寧發過來的時間已經過了有一會兒了。

江阮阮冇敢再耽擱,連忙開著車趕了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