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咖啡廳出來的時間比她預想的要早很多。

上車後,江阮阮扶著方向盤,久久冇有發動車子,腦子裡實在亂的厲害。

在國外待了六年,她還以為,當初的事自己已經可以做到不在意了。

卻冇想到,從傅薇寧的嘴裡提起來,她的心情還是會隨之起伏。

誠然,六年前她嫁給厲薄深時,並不知道傅薇寧的存在,如果知道……

想到當年自己對厲薄深的一片癡情,江阮阮自嘲地扯了下唇,覺得自己或許還是會死皮賴臉地嫁給他。

隻是,嫁給厲薄深時,她有多高興,離開時就有多狼狽。

誰能想到,結婚那麼久,兩人唯一的一次夫妻之實,還是要靠她下藥才能實現。

而且,在第二天早上,自己便狼狽退場。

如今想起來,江阮阮都覺得當年的自己可憐又可笑。

更讓她覺得可笑的是,六年過去,自己居然還能成為厲薄深跟傅薇寧之間的一根刺。

她還記得那個男人當年是如何信誓旦旦地說要娶傅薇寧。

卻不知道為什麼,一拖就是六年,他們的婚姻居然至今都還停留在婚約的階段。

那個男人對她的態度,也與六年前發生了巨大的反轉,讓她越發地猜不透他的心思了。

在車上發了好一會兒呆,看到時間差不多了,江阮阮才慢吞吞地回過神來,發動車子回了研究所。

到研究所時,剛好是上班時間。

江阮阮剛一下車,迎麵正遇到同樣從外麵吃飯回來的顧雲川。

“江醫生,中午有約?”顧雲川笑著跟她並肩往實驗區走。

江阮阮想到中午不大愉快的經曆,勉強點了點頭。

顧雲川打量了她幾秒,遲疑著開口,“看樣子,心情不太好,中午的約會不太順利?”

江阮阮不由得一愣,冇想到自己表現得這麼明顯。

看到她略顯詫異的樣子,顧雲川知道自己這是猜對了,笑了笑,轉移了話題,體恤道:“既然心情不好,一會兒就早點回去吧,項目上的事就交給我,你好好放鬆一下。”

江阮阮婉拒,“一點小事,不影響工作。”

聞言,顧雲川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語速低緩,“江醫生難道還信不過我?這段時間,為了這個項目,你有多拚命,大家都看在眼裡,不少員工也被迫跟著加班,難免會有怨言,今天江醫生不妨給大家放個假,自己也好好緩和一下心情,就當作是為了之後更好的工作。”

這話說的江阮阮有些無法反駁。

確實,她在國外習慣了高強度的研究,回國後就直接默認了大家都可以像自己一樣。

卻忽視了這些員工都是第一次跟她合作。

這兩天,研究進度似乎也確實有些緩慢。

想到這兒,江阮阮感激地對顧雲川頷首,“謝謝提醒,既然這樣,今天就早點休息吧。”

下午,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們難得準時下了次班。

江阮阮直接去了幼兒園,接兩個小傢夥回家。

因為中午跟傅薇寧的聊天,江阮阮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麵對小星星,因此,接朝朝跟暮暮時,幾乎冇有看小星星一眼,便直接離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