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交流會正式開始。

江阮阮跟墨林深提前了近半個小時到場。

看到陸續進來的人,江阮阮不由得感到幾分拘謹。

如墨林深所說,來的都是一些醫學界的泰鬥,雖然她不曾見過真人,但也在醫學相關的不少媒體上見過他們的照片。

墨林深帶著她挨個向他們打招呼。

“這就是Ja

et?”一位前輩得知她就是Ja

et,麵上露出了幾分狐疑的神色,“這麼年輕,還是個女人?”

Ja

et在國際上向來很神秘,眾人隻知道她是陸青鴻的弟子,卻冇想到是個這麼年輕的女人。

眼下看到江阮阮的樣子,不由得對她產生了質疑。

江阮阮看出這位前輩的懷疑,這些年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眼光,不大在意地笑了笑,禮貌地向他問了聲好。

一旁,墨林深笑著向那位前輩介紹,“彆看她年輕,有些方麵,我都比不上她。”

聽到這話,那人臉上的懷疑愈盛,甚至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番他們倆,而後瞭然地笑笑,“既然是你帶來的,那我們相信你,你說是就是吧!”

隻看他的樣子,也知道他在想什麼。

墨林深擰眉,正想再說些什麼,卻被江阮阮攔了下來,“在座的都是在醫學界有頭有臉的人物,我相信他們會以學術作為判斷依據,我是不是Ja

et,Ja

et是不是名副其實,這場交流會結束後,大家自有判斷。”

既然這些人懷疑她,她一會兒在交流會上好好表現一下就是了。

聽到這話,墨林深愣了一下,而後笑著點了點頭,“說的也是,是我考慮不足了。”

兩人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很快,交流會正式開始。

先是由目前國內的領軍人物提出了一個話題,而後按照座位順序依次發言。

輪到江阮阮時,眾人紛紛看了過來。

江阮阮落落大方地起身,對眾人笑笑,而後井井有條地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話音落下,隻看到眾人的目光都發生了變化,由最初的懷疑,變為了欣賞。

江阮阮麵上也冇有波瀾,發表完自己的觀點後,對眾人鞠了個躬,才坐了下去。

下一秒,交流會上掌聲雷動。

不遠處,提出話題的領軍人物向她投以一個讚賞的眼神。

江阮阮禮貌地欠了欠身。

交流會結束,如江阮阮所言,在場的人都對她刮目相看,最初的懷疑也化為烏有。

江阮阮更是受益匪淺。

這些學術泰鬥雖說表現得高傲了一些,但學識都是實打實的,發表的一些觀點角度奇特,讓江阮阮深思。

“江小姐,剛纔多有冒犯。”

就在江阮阮準備離席時,那位領軍人物被一群人簇擁著走了過來。

江阮阮起身迎了兩步,禮貌地打招呼,“李老言重了,我年紀輕輕,前輩們對我有所懷疑也是正常的。”

李老看她的眼神更是欣賞,“早就聽說過Ja

et的大名,今天難得露麵,晚上的飯局可務必要賞臉,國內醫學界又添一枚新星,實在是一大幸事。”

李老給了她這麼高的評價,江阮阮不由得有些受寵若驚,也不敢推辭,笑著答應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