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城。

厲薄深想到昨天早上兩人並不算愉快的對話,早上去送小星星時,特意提前了很多。

到幼兒園門口時,來的家長寥寥可數。

卻不見那小女人的身影。

小星星顯然也是想見到漂亮阿姨的,抓著厲薄深的手,遲遲不肯進幼兒園。

厲薄深擰了擰眉,見小丫頭堅持,隻好順著她,陪她一起在幼兒園門口等著。

等了許久,才終於等到了朝朝跟暮暮,送他們來的卻不是江阮阮。

看到來人,厲薄深眉心微擰,牽著小星星上前,“江小姐呢?早上不都是她送朝朝跟暮暮上學的嗎?”

自從上次在醫院分開後,李嬸便冇有再見過厲薄深,更不知道他跟江阮阮之間的爭吵,一度以為兩人關係很好。

聽到厲薄深的問題,笑著回答,“江小姐今天有工作,出門去了,我過來送他們。”

聞言,厲薄深眸色微暗,覺得有些太過巧合了。

昨天他們剛見過麵,今天這女人就因為工作出門。

是還在避著他?

小星星冇有看到漂亮阿姨,也有些失落,抓著厲薄深的手指搖了搖,小臉上滿是關心。

厲薄深反手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又看向李嬸,“她去哪了?什麼時候能回來?”

李嬸想了想,“應該是去北城了,什麼時候回來……這我也不清楚,不過時間應該不會很長。”

北城?

厲薄深不解地追問,“是有什麼事嗎?”

朝朝跟暮暮被李嬸牽著,見他一直追問媽咪的事,心下不忿,都已經要跟彆的女人結婚了,還這麼關心媽咪做什麼!

這麼想著,不等李嬸開口,兩個小傢夥直接繃著臉回答,“你想知道的話,自己打電話問媽咪吧!我們也不知道!”

知道也不告訴他!

厲薄深眉心微擰,垂眸看著兩個小傢夥一臉不忿的樣子,心下隻覺得困惑。

他始終想不通,自己到底哪裡惹這小傢夥們不高興了,以至於他們對自己成見這麼大。

還是,江阮阮對他們說了什麼?

想到這個可能,厲薄深的眸色暗了暗。

李嬸雖然知道江阮阮去做什麼了,但因為兩個小傢夥的態度,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冇有說,隻道:“這我們也不清楚,不過,早上我看到有個男人來接江小姐,應該是一起的。”

聽到這話,厲薄深麵色微凝,“那個男人你認識嗎?”

李嬸搖了搖頭,她在江阮阮家裡做的時間不長,見過的江阮阮的朋友也屈指可數,不過,倒是記得那個男人的樣子,“冇見過,不過看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就很有文化的樣子,江小姐好像是叫他‘學長’,應該是唸書的時候認識的吧。”

話音落下,李嬸莫名地感到了幾分壓迫感。

厲薄深的眸色猛地暗了下去,想到昨天早上偶然間看到的江阮阮的那通電話。

他知道的,會讓江阮阮叫學長的,似乎隻有一個人。

墨林深。

而且,墨林深昨天早上剛好給江阮阮打了電話。

那個男人隻能是他了。

意識到江阮阮自跟墨林深單獨吃飯後,又一起去了北城,厲薄深心下頓覺一陣不悅,對李嬸道了聲謝,回身把小星星交給老師,便轉身上了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