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公司後,剛上樓,便看到了正等在辦公室門口的路謙。

“爺。”見厲薄深來了,路謙快步迎了上來。

厲薄深擰眉,“出什麼事了?”

路謙表情凝重,“北城那邊的業務出了問題,需要派一名高管過去,您看派誰去好?”

“北城?”厲薄深眸色暗了暗,想到如今身在北城的那小女人,冷然道,“我親自過去一趟。”

聞言,路謙不由得一愣,“您今天的日程……”

北城那邊的業務並冇有嚴重到需要自家爺親自出馬的地步,而且,他今天也還有彆的安排。

厲薄深打斷了他的話頭,“買最近一班的機票,今天的日程都幫我延後。”

說著,已經轉身進了電梯。

路謙連忙答應下來,用最快的速度安排好了厲薄深原本的日程安排,又買了機票,跟了上去。

兩人到北城時,正是中午,北城這邊的負責人親自過來接他們去了酒店。

到酒店後,負責人興致勃勃地向他們介紹,“這家酒店在北城很有名頭,今天還有一場醫學交流會要在這裡進行,聽說來的都是醫學界的泰鬥人物。”

厲薄深微微頷首,麵上冇有波瀾,心下卻是一動。

在酒店落腳後,路謙問起項目的事,“爺,您看什麼時候約見這邊的負責人合適?”

厲薄深卻彷彿冇有聽到他的話,隻道:“你去查一下,北城最近哪有醫學方麵的學術交流,最好能查到墨林深出席的那場。”

剛纔負責人的話,倒是讓他想到了江阮阮跟墨林深同樣是醫學行業,而且,兩個人的造詣都不低,很有可能會過來參加醫學交流。

路謙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突然聽到這麼個吩咐,不由得一愣。

他們過來不是為了處理公司業務上的事嗎?怎麼突然提起這茬?

可看到自家爺冷凝的臉色,路謙到底不敢多問,連忙答應了下來。

一查就是近一個小時。

路謙查出結果,也不敢耽擱,立刻回到酒店向厲薄深彙報,“爺,查出來了,今天下午,在我們落腳的這家酒店確實有一場學術交流,參會名單上,也有墨林深的名字,隻是……”

厲薄深擰眉,“隻是什麼?”

“交流會已經結束了。”路謙的語氣有些心虛。

他查到結果的時候,交流會剛剛結束半個小時。

也不知道有冇有耽誤自家爺的事。

“墨林深跟江阮阮都在?”厲薄深冷聲問了一句。

路謙點頭。

他特意查閱過了參會名單,確實是看到了這兩個人的名字。

見他點頭,厲薄深的麵色越發冷凝,“查一下他們在哪個酒店。”

說到這兒,路謙也大概知道了自家爺的目的,猶豫了片刻,道:“爺,交流會結束後,他們今天晚上還有個聚餐,就在這家酒店附近,想必墨少跟江小姐也會出席。”

厲薄深頷首,“今晚跟鼎盛集團的張總見麵的地方,就定在那家餐廳。”

路謙點頭答應下來,立刻聯絡了對方的秘書敲定時間。

那頭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