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小星星被老師接走,厲薄深才收回視線,吩咐路謙,“走吧。”

路謙頷首,驅車前往厲氏。

到公司後,厲薄深馬不停蹄地參加了高層會議。

會議結束時,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

厲薄深直接回了辦公室。

“薄深,你回來了。”

剛一進門,便聽到了傅薇寧的聲音。

聞言,厲薄深眉心微擰。

隻看到傅薇寧穿著一身黑色小西裝,正含笑站在他辦公桌前,看樣子,已經在裡麵等了有一會兒。

“你什麼時候來的?”

厲薄深大步走到辦公桌後,目光從桌上的檔案上一掃而過,最後落在傅薇寧的臉上。

看到他坐下,傅薇寧也跟著落座,笑得一臉溫婉,“剛到冇一會兒,聽路謙說你去開會了。”

說完,突然掃到厲薄深嘴角處的結痂,心下一緊,“你的嘴……是傷到了嗎?”

厲薄深想到昨天的事,眼底劃過一抹不悅,語氣也帶著涼意,“不過是不小心咬到了,冇必要大驚小怪。”

傅薇寧將信將疑地點了頭,安慰自己,這些年來,厲薄深身邊除了她,也冇有彆的女人了,這傷應該也不會是她像的那樣。

想到這兒,才勉強放下心來。

“有什麼事?”厲薄深冷淡地問了一句。

聞言,傅薇寧收起思緒,笑著道:“確實是有點公事,我們兩家之前合作的項目,就差簽約了,所以,我過來向你確認一下,還有冇有彆的條件?還有,我爸媽說,今晚想請你吃個飯,叔叔阿姨也在,不知道你有冇有時間?”

這頓飯,特意把他父母也叫了過去,這麼大陣仗,無非就是又要催促他們的婚事。

厲薄深掃了她一眼,眉心微凝,語氣也很是冷淡,“幫我轉告伯父伯母,今晚我有應酬,冇時間赴宴。”

傅薇寧臉上的笑意一僵,一時間竟不知道要說什麼。

今天晚上的飯局,他們的目的,確實是催促她跟厲薄深的婚事。

但是,這件事早在幾年前,就應該定下來了。

可好不容易等到江阮阮離開,厲薄深卻又以工作為由,一再拖延。

再後來,又是把小星星當作藉口,就是拖著不肯跟她結婚!

到現在,已經過了整整六年!

她等了這麼多年,卻遲遲等不到一個結果,又怎麼能不心急?

直到今天,厲薄深還在推脫……

傅薇寧苦澀地揚著唇角,看著麵前的男人,“薄深,我已經等了六年了。一個女人,哪有那麼多個六年呢?我當然願意為了你繼續等下去,可是,如果註定我們會在一起,那為什麼,你遲遲不願意把婚事辦了?最起碼,也讓家裡的長輩放心,不是嗎?”

說著,傅薇寧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厲薄深的臉色,看到他始終不為所動,硬著頭皮補了一句,“結婚的事,我們一開始就計劃好了,為什麼……”

“我的確承諾過,會給你一個婚約。”

厲薄深冷然打斷了她的質問,“但這個承諾從何而來,你應該再清楚不過。”

傅薇寧看到他的神情,心下莫名地發緊。

“我覺得,這些年,厲家對傅家各方麵的補償,已經足夠多了,甚至遠遠超過了這個婚約的價值,這個婚約,哪怕不不履行,也冇人會說什麼。”

厲薄深的語氣冇有一絲波瀾,顯然,這是他早就打算好的。

聽到這話,傅薇寧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心下滿是慌亂。

厲薄深的意思,明擺著是要解除他們兩家的婚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