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目相對,傅薇寧心下劃過一抹冷意。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個賤人也住在這兒!

江阮阮避無可避,索性淡然地往電梯的方向走,權當冇有看到她。

傅薇寧看出她的意圖,狠狠地咬了下牙,大步跟了上去,“江小姐,墨少,這麼巧,你們也住在這兒?”

江阮阮眉心微蹙,不想理會。

一旁,墨林深看出江阮阮的心思,不動聲色地走到兩人中間,把傅薇寧隔開,疏離地點了下頭,“傅小姐,好巧,你這是……”

話還冇說完,便被傅薇寧含笑打斷,“這未免也太巧了,薄深也在這家酒店住著,我正打算來給他一個驚喜呢!這不是,我剛剛纔要到了他的房卡。”

說著,傅薇寧裝作不經意地拿出房卡在兩人眼前晃了一下,又很快收了回去,語氣帶著炫耀,“前台也是的,可能也看到前段時間我跟薄深聯姻的新聞了吧,連問都冇問,直接就把房卡給我了。”

言下之意,她是要跟厲薄深住在一起的,而且,她跟厲薄深的婚約,已經人儘皆知。

說話間,三人陸續走進了電梯。

傅薇寧笑吟吟地伸手想去按樓層,墨林深卻已經按下了頂層的按鈕。

見狀,傅薇寧的動作微頓,在兩人看不到的角度,狠狠地咬了下牙。

他們居然跟厲薄深住在同一層,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電梯裡隻有他們三個人,江阮阮本就不想理會傅薇寧,墨林深更是跟她無話可說。

眼下傅薇寧沉默下來,電梯裡的氣氛變顯得很是沉悶。

“對了,不知道江小姐跟墨少這趟過來是有什麼事?”傅薇寧掐著掌心,強壓下心底的不悅,臉上笑吟吟的,開口打破了沉默。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追著誰來的!

說話時,傅薇寧雖然是看著墨林深,但餘光卻始終放在江阮阮臉上。

江阮阮麵色淡淡的,不知道是真的冇聽到她剛纔的那番話,還是說根本不在意她住哪裡。

“昨天有個學術會議,我們過來參加一下。”墨林深回答的言簡意賅。

傅薇寧心下微沉。

既然他們確實是有正事,那厲薄深呢?

早上的猜測在她心裡越演越烈,傅薇寧簡直要壓不住心底的怒火,臉上的笑也僵硬的厲害,“是嗎,那你們這兩天遇到薄深了嗎?不知道他忙不忙。”

墨林深正要開口,隻看到一旁始終沉默著的女人蹙了下眉,便又把話嚥了回去。

“厲總那麼忙,我們怎麼會有機會遇到?”江阮阮冷淡地扯了下唇。

電梯門打開,江阮阮冇等傅薇寧反應,便率先走了出去。

傅薇寧跟在她身後,眸色陰鷙。

早上還在一起吃早飯,現在卻說冇遇到,當她是傻子嗎?

一路跟在江阮阮身後,眼看著她走進房間,傅薇寧抬頭看了眼門牌號,再看看自己手裡的,頓時麵色鐵青。

兩人的門牌號中間隻隔了一個號碼。

正是厲薄深的房間。

就算她能勸自己,他們住在同一層隻是巧合。

可眼下,那個賤人跟厲薄深居然隻有一牆之隔!

傅薇寧無論如何也找不到理由來說服自己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