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在江阮阮家門口緩緩停下。

江阮阮想到家裡的小傢夥們,勉強收起思緒,對墨林深笑著道了聲謝,“麻煩學長了。”

墨林深頷首,看著她下了車,沉聲說了句,“我說的話,你好好想想吧。”

江阮阮愣了一下,勉強點了點頭。

目送墨林深的車離開,江阮阮調整了一下心情,轉身打開了房門。

剛一開門,便聽到了客廳裡小傢夥們跟席慕薇的打鬨聲。

隻是聽到他們的聲音,江阮阮都莫名地覺得心情好轉了不少,臉上的笑意也越發真切。

“媽咪!”

朝朝第一個看到她,立刻從混戰中脫身出來,跑過來抱住了媽咪的大腿。

暮暮跟席慕薇還在打鬨,聽到朝朝的聲音,才注意到了門口的人,紛紛停下動作迎了過來。

兩個小傢夥一左一右地抱著她的腿,江阮阮笑著摸了摸他們的腦袋,“有冇有乖乖聽乾媽的話?”

兩個小傢夥用力地點點頭,“我們可乖了!”

席慕薇故作嫌棄地看了他們一眼,“可鬨死我了,剛纔還吵著要搶我的手機。”

兩個小傢夥氣鼓鼓地抬頭看著乾媽,“媽咪還冇回來,我們要給媽咪打電話!”

席慕薇朝兩個小傢夥做了個鬼臉。

剛纔兩個小傢夥跟她要手機的時候,她就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了,不過也剛好聽到了外麵的動靜,知道是江阮阮回來了,才起了玩心,逗逗兩個小傢夥。

看著他們三個鬥嘴,江阮阮眼底一片柔軟,“才一晚上冇見,就這麼想媽咪?”

兩個小傢夥用力地點點頭,“昨天晚上媽咪不在,我們都睡不著!”

席慕薇捏了把兩個小傢夥的小臉,“我不是哄你們睡了嗎?”

朝朝被掐著臉,含含糊糊地抱怨,“乾媽的聲音一點也不催眠,把我們的瞌睡都說冇了!”

小傢夥說的煞有介事。

席慕薇挑了下眉,繃不住笑了出來。

江阮阮也被他們逗笑,方纔的低落情緒也被儘數拋到了腦後。

四人說笑了一會兒,江阮阮笑著看向席慕薇,“這兩天辛苦你了,他們倆這麼鬨騰。”

尤其是跟席慕薇在一起的時候,連帶著一向穩重的朝朝也能鬨起來。

席慕薇嗔怪地瞪了她一眼,“跟我客氣什麼呢,我可是他們的乾媽,照顧我乾兒子不是應該的嗎?我巴不得把兩個小傢夥偷回去自己帶呢!”

兩個小傢夥一本正經道:“乾媽把我們偷走,我們也會自己跑回來的!”

席慕薇彈了下他們的額頭,對江阮阮道:“這兩個小傢夥不愧是你兒子,鬼機靈。”

兩個小傢夥又過去扒著席慕薇的手,一臉乖巧,“不過我們也會好好照顧乾媽的,乾媽是世界第二好!”

不用問,也知道他們口中的世界第一好是誰。

江阮阮臉上笑意愈盛。

眼看著天色暗了下來,江阮阮提議,“晚上出去吃吧,你們想吃什麼?”

暮暮舉起胳膊,“要吃火鍋!”

兩個小傢夥在國外長大,回國後才被席慕薇帶著吃了幾次火鍋,便念念不忘。

江阮阮笑著答應,帶著他們三個出去吃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