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便到了週末。

江阮阮早早地帶著小傢夥們趕去了幼兒園。

小傢夥們第一次參加團體活動,不由得有些好奇,被她牽著,兩雙眼睛四處張望。

陸續有小朋友過來跟兩個小傢夥打招呼,小傢夥們也都一一迴應。

江阮阮這才認識到,自家的兩個小傢夥在幼兒園裡有多受歡迎。

“阿姨!”

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小奶音。

江阮阮許久冇有見過小星星,心底也很想念,聽到她的聲音,習慣性地露出笑意,轉身想要抱住小傢夥。

剛一轉身,正對上男人的視線,江阮阮麵色微僵,臉上的笑意也變得淺淡了許多,隻抬手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星星早。”

說完,才疏離地抬眸看了眼麵前的男人,“厲總早。”

因為是戶外活動,厲薄深穿的也休閒了許多,一身深色的薄款風衣,襯得他身材高大修長,頭髮也放了下來,垂在額前,平添了幾分少年氣。

對上江阮阮的視線,男人眸色暗了暗,而後同樣疏離地揚了下唇,“我還以為江小姐今天不會來了。”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她自然聽出了這人的言下之意,是在說她這段時間對他的迴避。

想到這兒,江阮阮心下劃過一抹諷刺。

她為什麼要躲著他,這男人難道還不知道嗎?又有什麼理由來說她?

反應過來後,江阮阮若無其事地垂下了眸子,“孩子們第一次參加團體活動,我自然要陪著。”

厲薄深看了眼身邊的小星星,讚同道:“江小姐說的是,這也是星星好轉以後第一次參加團體活動,我就算再忙,也要抽出時間來陪她。”

提起小傢夥的病情,江阮阮心下微軟,目光柔柔的放在了小傢夥身上。

小星星正眼巴巴地看著她,對上她的視線,便朝她露出一個大大的笑來。

看到小傢夥天真的笑臉,江阮阮隻覺得一陣心疼,久久不忍從小傢夥身上移開視線。

身邊的人越來越多,有不少家長過來跟厲薄深套近乎。

江阮阮才從小傢夥身上收回視線,疏離地看著兩人,“既然厲總這麼忙,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便帶著兩個小傢夥轉身離開。

身邊還有家長在說著什麼,厲薄深卻冇有聽進去,隻是沉沉地看著那小女人離開的背影。

江阮阮今天穿了一身鵝黃色的連衣裙,裙子上點綴著白色碎花,長髮用髮夾隨意地固定在耳後,看上去很是溫婉,手裡的兩個小傢夥則穿著一模一樣的白色運動服,像兩個小王子一樣。

三人在人群裡很是顯眼。

小星星看到漂亮阿姨要走,著急地掙開了爹地的手。

厲薄深自然知道小傢夥的意圖,卻也冇有攔著,鬆開手任由她去。

江阮阮剛走了一段距離,突然感覺有人抓住了她的裙襬,以為是哪個調皮的小孩子,轉身想要讓他放開。

一轉身,卻對上了小星星可憐巴巴的小臉。

“阿姨,不喜歡我了嗎?”小星星抓著漂亮阿姨的裙襬,癟著嘴,委屈地看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