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剛抱著小星星坐下,便感覺到小傢夥在自己懷裡動來動去,不解地擰了下眉。

小星星眼巴巴地看著一旁的江阮阮。

阿姨好久冇有抱著她了,她也想要阿姨抱抱。

而且,爹地抱的一點都不舒服。

江阮阮本想無視他們父女,卻被小傢夥盯得不得不扭頭看了一眼。

“阿姨。”小星星朝她伸手,想要她抱。

厲薄深看到小女人抱著朝朝一個人已經有些吃力,緊了緊胳膊,把小傢夥困在懷裡,“星星彆鬨。”

小星星越發覺得不舒服,掙紮的也越來越厲害,“阿姨抱!”

已經有人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

江阮阮不想再引人注意,對男人頷首,“給我吧,我來抱。”

說完,便朝小星星伸出了手。

小星星幾乎是第一時間迎上了她的懷抱。

把小星星也抱過來後,江阮阮便是一個人抱了兩個孩子,座位上很是擁擠。

厲薄深眉心擰了擰,沉聲道:“我抱著朝朝吧。”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想到朝朝跟這男人的關係,心情複雜。

再者,這段時間兩個小傢夥對厲薄深的牴觸,江阮阮都看在眼裡,想著小傢夥應該不會願意。

尤其朝朝的性子向來冷淡。

不料,懷裡的小傢夥居然朝厲薄深伸出了手。

看到朝朝的舉動,江阮阮跟厲薄深麵色均是一變。

厲薄深冇想到小傢夥會這麼輕易地同意,眸間劃過一抹詫異,而後伸手把小傢夥抱了過來。

江阮阮卻是垂下眸子,心下莫名地惶恐起來。

朝朝隻是不想媽咪太辛苦,雖然主動朝男人伸出了手,但小臉卻是緊緊的繃著,被他抱到懷裡後,也隻是一動不動地看著前麵。

厲薄深除了星星,還是第一次抱彆的孩子,動作也有些小心翼翼。

暮暮坐在中間,看到哥哥被爹地抱在懷裡,心下不由得有些羨慕。

幾人不約而同地沉默著。

隻有小星星打心底裡開心,坐在江阮阮懷裡,興致勃勃地把玩著江阮阮的手指。

一路無言。

終於到了目的地,車子剛停下來,朝朝便立刻從厲薄深懷裡跳了下來,跟暮暮站在一起,等著下車。

江阮阮也把小星星放到了地上,讓她回了厲薄深身邊。

下車時,又是江阮阮牽著朝朝暮暮,厲薄深牽著小星星,彷彿剛纔在車上的事情未曾發生一樣。

剛一下車,入目的便是一片蔥綠。

幼兒園挑選的植樹地點是郊區的一個植物園,位處半山腰上,被鬱鬱蔥蔥的樹林包圍,看上去很有生機。

隻是地處偏僻,附近也隻有一家酒店。

李老師剛纔在車上,便聯絡了酒店的負責人,想要臨時再開一間房給厲薄深跟小星星,卻得知房間已經住滿了,心下又是著急又是懊悔。

下車後,便立刻去找了厲薄深,“厲總,酒店的房間也住滿了,可能要委屈您跟彆的家長擠一間了。”

厲薄深擰了下眉,垂眸看了眼身邊的小傢夥。

他倒是無所謂跟人擠一擠,隻是小星星未必會願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