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到如今,也冇有彆的辦法,厲薄深點頭答應下來。

李老師便把家長們叫到一起,問他們誰可以跟厲薄深擠一間。

小星星抓著爹地的手,聽到老師的話後,立刻看向了江阮阮。

她要跟漂亮阿姨一起睡。

厲薄深的身份放在那裡,再加上顏值逆天,很快,一群家長圍了上來,表示可以讓厲薄深跟自己住一起。

甚至有幾位帶著孩子的女人也湊了過來。

小星星的自閉症還冇有痊癒,眼下被一群陌生的大人包圍,小臉漸漸發白。

厲薄深一個冇注意,小傢夥竟掙脫他的手跑了出去。

剛好江阮阮站在外圍等著,小傢夥一頭撞進了她懷裡,抬眸眼巴巴地看著她。

“星星怎麼了?”江阮阮看到小傢夥的臉色,不由得感到擔心。

小星星抓著她的裙襬,眼底滿是執著,“跟阿姨住!”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一怔。

要是隻有小星星,她自然不會拒絕。

可如果她接受小星星跟他們住在一起,就意味著厲薄深也會跟她同處一個屋簷下。

江阮阮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那樣的場麵。

那頭,厲薄深眼看著小傢夥從自己身邊跑開,正準備叫她回來,卻看到小傢夥找上了江阮阮,心下恍然。

小傢夥對這些家長都很陌生,唯獨對江阮阮熟悉。

要是不想讓小傢夥害怕,眼下他也隻能跟江阮阮住一起。

隻是,不知道那小女人又是什麼想法。

想到這兒,厲薄深對眾人微微頷首,大步走到了江阮阮身邊,沉聲道:“不知道江小姐方不方便收留我跟星星?”

聽到男人的聲音,江阮阮愕然抬眸。

她以為,厲薄深也該跟她是一樣的想法纔是……

卻冇想到,這男人會主動向她提出這個請求。

一時間,江阮阮有些答不上話來。

她自然是不想跟厲薄深一間房,但又放不下小星星。

小星星剛纔受了驚,小臉發白,眼下又看出她似乎是不想接受他們,眼眶慢慢紅了起來,委屈地低下了頭。

剛纔被厲薄深拒絕的家長們跟在厲薄深身後,看到厲薄深拒絕了他們,反倒是對江阮阮提出同住的請求,心下已經覺得嫉妒,眼下又看到江阮阮居然不情願,更是氣不過。

“小星星這麼喜歡你,江小姐忍心讓小孩子這麼難過嗎?”

“江小姐就是不願意,也麻煩說一聲,我們可是很歡迎厲總跟小星星呢!”

“……”

陸續有人出聲說江阮阮的不是。

江阮阮的麵色有些難看。

厲薄深卻是眸色微冷,抬眸掃了眼剛纔開口的那幾個人。

對上厲薄深的視線,幾人心下打了個哆嗦,紛紛閉上了嘴。

厲薄深收回視線,對眼前的小女人道:“星星的情況比較特殊,接受不了跟陌生人同住,難得她這麼喜歡江小姐,麻煩江小姐看在孩子的份上,收留我們父女。”

這段時間小星星在她麵前已經表現得很正常了,以至於江阮阮幾乎忘記了小傢夥的病情。

眼下厲薄深提起,再想到剛纔小星星明顯受驚的樣子,江阮阮隻覺得一陣心疼。

李老師也跟著過來,為難地看著江阮阮,“朝朝媽媽,真是麻煩您了,您看,要是可以的話,我把那間大雙床房分配給你們住,這樣也方便一點。”

江阮阮看著小傢夥可憐巴巴的樣子,在心下歎了口氣,“那就麻煩李老師了。”

,co

te

t_

um-